浴血奋战长乐村

万象 百科 2020-07-27 00:18

浴血奋战长乐村

根据总部定下的决心,在反围攻开始阶段,主要进行游击战,消耗疲惫敌人。为此,八路军各部按照预定的作战部署,在地方游击队和人民群众的积极配合支援下,以灵活机动的游击战,积极进行阻击袭扰,疲惫削弱进犯之敌。因此,各路日军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击。

就在晋冀豫根据地军民与围攻之敌展开浴血奋战的时候,129师主力及115师的689团按照预定部署,由辽县以南地区转移到敌合击圈外的涉县以北地区,隐蔽待机。

4月10日,刘伯承在偏店、鸡鸣铺地区设好伏兵,打算在邯长大道上再给日军后方补给线一次打击,以打破日军的围攻。日军在邯长大道上连遭挫折,变得小心谨慎起来,一连几天没有派较大部队通过。

这时候,南面由长治出犯的一路日军,分由襄垣、下良进占西营,由屯留、魇亭进占沁县。北面由阳泉出犯的一路日军,分由平定经昔阳到和顺,由昔阳经皋落抵芹泉,深入到根据地腹心。其余各路,被预置于内线的八路军部队和国民党友军阻击和迟滞住了,没有能够实现敌人9路合围的计划。东面两路日军,被第129师一部和国民党骑兵第4师阻止在麻田。南面另两路日军,被第115师第343旅和国民党第17军挡在沁源。西面两路日军,被秦赖支队和国民党第98军牵制在东西团城、马坊地区。北面赞皇一路日军,被冀西游击支队袭扰后不能前进。

刘伯承见敌人围攻态势已经紊乱,决心出动主力,迂回到北路日军的左翼侧,伺机予以打击。

4月14日,南面由长治出犯的日军继续东进。右翼苫米地亲率第104旅团第105联队等部经蟠龙、墨dìng进占辽县,左翼由配属苫米地指挥的第25旅团第117联队经段村攻占武乡。

刘伯承见苫米地一味孤军深入,不与友邻协调行动,根本不顾忌自己侧背暴露,判断苫米地又犯了好大喜功的老毛病,企图独占9路围攻的头功,不禁对身旁的参谋说:“苫米地这家伙,竟敢犯兵家之忌,以为我们八路军好欺侮,看他疯狂到几时?”刘伯承决定将计就计,把苫米地放到武乡、辽县之间来打。这一带地形有利,山高路险,蟠龙、墨dìng一带是很好的伏击战场;群众深受日寇蹂躏,又经过发动,积极要求帮助八路军消灭日军。

当日,刘伯承与徐向前邓小平商定了一个作战方案,上报总部:“我师与徐旅协同动作,配合曾(万钟)军围困段村,打击增援,或配合朱怀冰师,或出辽县。”

八路军总部朱德总司令、彭德怀副总司令收电后立即复电批准这一方案。

当夜,刘伯承率部经东方山涉过浊漳河,到达段村以北的西黄岩、马牧地区,转到了第117联队的左翼侧,造成了歼灭这股日军的极为有利的态势。

第二天,侦察参谋报告:武乡日军进到榆社后,因城中经群众“空舍清野”,无法获得粮mò给养,去辽县的道路又遭严重毁坏,大部队难以通行,所以又返回来了。

刘伯承听完报告,“腾”的站了起来,高兴地说:“鸟入笼,鳖入瓮,这下可有大仗打了,先让第771团派两个连,严密监视这股敌人。”

晚10时,陈赓旅长电话报告:据监视部队报告,段村和武乡城里的敌人向东撤退,其后卫部队尚在马庄停留。

“追!”刘伯承毫不犹豫地对陈赓下令,“第689团归你指挥,同第772团为左纵队,沿浊漳河北岸追击。第771团为右纵队,沿着南岸追击。第769团为后续部队,沿武乡至襄垣大道跟进。”

追击部队火速地出发了,刘伯承率师前方指挥所在部队后面跟进。

陈赓率第772、第771团向东猛追。翌日清晨7时,第386旅追到长乐村附近,日军正行进在狭窄的河谷里,一面是浊漳河,一面是山崖。第771、第772团左右两路部队形成了极好的夹击之势。

这时,第689团和第769团因接到通知较晚还未赶来。陈赓见敌人一部已走出河谷,袭击机会稍纵即逝,当即下定进攻决心,命令第771、第772团向日军开火。

随着陈赓一声令下,长乐村急袭战打响了。指战员们高呼着“粉碎敌人的新围攻”“打胜仗与友军比赛”“坚决消灭敌人”等口号,运用各种武器狠狠地打击日军。

日军本来就处于心惊胆战之中,遭到突然猛烈的打击后更是慌作一团。八路军指战员们乘机发起了冲锋。第772团第3营从山上冲下去,到了山边发现是高3丈左右的断崖,营长雷绍康带头奋不顾身地滚了下去,干部战士一个接一个地跟着滚下去,紧接着特务连也冲了下去。

指战员们冲入敌群,左刺右砍,勇猛异常,杀得日军人仰马翻,一下子把河谷里的1500多日军截成了3段。

已经走过长乐村的日军,集中千余人掉头来解救被围部队。他们向第772团阵地左翼戴家nǎo进攻,企图从这里打开一个缺口,接应被围的后队。戴家nǎo本应有第689团防守,但该团尚未赶到战场,情况十分危急!刘伯承接到报告,命令陈赓抽调1个连守住戴家nǎo,坚决不让敌人突破。第772团第10连奉命开上戴家nǎo,同10倍于己的日军浴血奋战,顽强坚守了4个多小时,全连指战员全部壮烈牺牲,阵地终于失守。

正在这时,第689团赶上来了,他们连脚步都没有停,一个勇猛的冲锋,就把阵地夺回来了。日军组织力量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反击。第689团的指战员们沉着应战,日军实施炮火准备,他们隐蔽在工事里;敌人步兵冲锋,他们用手榴弹炸;敌人冲到阵地前沿,他们端着刺刀跃出工事,高呼着“杀”声把敌人赶下去。

刘伯承通过望远镜注视着戴家nǎo阵地的战况,深为第689团指战员们的大无畏气概所感动,情不自禁地说:“689团打得多英勇啊!”

“真是好样的”,在一旁观察的徐向前深有同感,“115师的战士有一股子顽强劲。”

长乐村口英勇的阻击战有力地保障了河谷里的歼灭战。第771、第772团和后来赶上来的第769团一部,集中力量朝分割开来的敌人反复冲杀。敌人一开始还指望前队掉头救援,抵抗比较顽强,后来发现援兵迟迟不到,便变得沮丧了。第129师的指战员们越战越勇,渐渐把敌人大部消灭了。

下午3时,师前方指挥所得到报告:从蟠龙方向来了一股援敌。这个方向本来是国民党第3军负责打援的,可是日军的援兵竟毫无阻挡地过来了。刘伯承皱起眉头:“曾万钟搞的啥子名堂嘛!”急令第772团派一支小部队以侧翼抄袭的战法扭住它。下午5时许,辽县方向又增来千余敌人,全线战况空前激烈。

刘伯承认为继续消灭援敌已无把握,巩固胜利已成必要,于是命令第769团、第689团各抽1个连,分散开来,形成游击网,从侧翼打击、迷惑日军,掩护主力撤退。

长乐村战斗结束后,各路敌军怕重蹈覆辙,纷纷回撤。由昔阳进占辽县的日寇,在苫米地率105联队回援长乐村后,处境也处于孤立。4月16日,115师第5支队和冀豫支队开始围攻辽县,同时独立支队在辽县至和顺公路上破坏交通,准备堵击逃敌。辽县之敌在八路军围攻下,弃城北逃,八路军收复辽县。19日,又乘胜收复和顺,逼近昔阳。

沁县的日寇,在八路军总部特务团和当地游击队的不断袭扰打击下,于4月19日弃城南逃,115师344旅主力和决死第1纵队根据总部的命令,展开追击。在白家沟附近,344旅追上敌人的后卫部队,经激烈交战,歼其一部。当晚,追击部队夜袭逃入峰岩之敌,又歼其一部。20日,敌遗弃所有辎重,轻装南逃。

到4月25日,八路军相继收复榆社、武乡、沁县、沁源、襄垣、安泽、屯留、长子、平顺、壶关、潞城、黎城等十多座县城,使长治之敌处于孤立。27日,长治、高平、晋城之敌慑于八路军强大攻势,同时弃城向同蒲路南段撤退,八路军乘胜追击,又歼敌近千。至此,历时23天的反敌9路围攻战役胜利结束。

(

Copyright © 2001-2019 dnk1.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