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营阵里牵洋马

万象 百科 2020-07-27 12:29

敌营阵里牵洋马

八路军的胜利发展,给驻在鲁南地区的日伪军造成严重威胁,特别是白彦被八路军115师攻占后,日伪军更是恼羞成怒。4月中旬,敌人集中了第12集团军第32、第21师和独立混成第6、第10旅各一部及部分伪军近8000人的兵力,分别从邹县、滕县、枣庄、峄县、临沂、费县等据点,分十几路出动,向抱犊崮山区根据地,进行大规模的春季“扫荡”,企图乘青纱帐未起来的时候消灭115师。

日军在这次“扫荡”中更加阴险狡猾。进攻部队采取宽大正面和梯次配备,并于夜间行动,先以伪装八路军游击队的小部队为先导,主力则避开大路,隐蔽前进。各路敌人互相策应,步步为营,首先在边沿区“扫荡”了一个星期,从21日起,向大炉中心区形成了大的合围。

这时,罗荣桓正在主持召开全师政治工作会议。敌人“扫荡”的消息传来,有的同志建议会议停止进行,罗荣桓冷静地分析了敌情,决定继续把会议开完。敌人采取的是分进合击的战术,大有鲸吞我根据地之势。罗荣桓与陈光确定的对策是,尽量使集中之敌分散,以粉碎敌人的合击。除师直机关率特务团2个营,配合鲁南地方武装坚持内线与敌周旋外,其他主力部队均置于外线,从背后拖敌人的腿。

罗荣桓把潘振武叫来,要他带着峄县县大队,打着东进支队的旗号,大张旗鼓地到郯城码头一带去,沿途都用东进支队司令部、政治部的名义号房子,把敌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潘振武走后,政工会议在罗荣桓主持下继续进行。4月21日,他在吴家沟作了政工会议的总结报告。

面对8000多敌人的“扫荡”,罗荣桓异常沉着镇定。留在山区内的机关多,战斗部队少,为了缩小目标,便于机动,师司令部、政治部和鲁南三地委都分散活动。罗荣桓率领师政治部机关,只有1个特务连掩护,单独与敌人周旋。

有一天,峄县支队王六生带的一个连队,和康矛召带的另一个连队与大队失去联络,在路上相遇。他们听说罗政委身边只有1个连队,就在附近活动,马上派人送去一封信,说明有2个战斗连队就在这里,愿意不避任何艰险,保卫首长和领导机关。在四面敌情异常严重,而又缺乏警卫部队的时候,他们以为罗政委接到信后一定很高兴地把他们留下。但是,罗荣桓考虑的是战略全局,而不是个人安危,他立即写了回信,说明他不需要警卫部队,叫王六生、康矛召赶快到外线去,执行原定的任务。

罗荣桓把政治部的干部、宣传队的宣传员和机关勤杂人员,分别组成战斗班,有的担任警戒,有的外出侦察敌情。有一次,罗荣桓派组织干事周之同和一个油印员换了便衣出去侦察。他们没有侦察经验。罗荣桓耐心地教给他们如何分辨敌人的马蹄印、炮车印,如何监视敌人和如何及时报告。罗荣桓准确地掌握着当前的敌情,有时在几路敌人中间穿隙插空;有时尾随一路敌人,不即不离,与敌人捉迷藏。

罗荣桓率师政治部转移到核桃峪后,有一天拂晓,人们还没有起床,警卫班的哨兵突然发现北面有敌情。这时,特务3连也离开政治部去执行任务了,掩护罗荣桓和政治部机关的只剩下1个警卫排和1个警卫班。罗荣桓命令警卫排的一个班掩护政治部机关向南转移,他带另外两个班和警卫班,爬上核桃峪村旁的一个山头,监视敌人的行动。

这时,在东北角和西北角两面都发现了敌人,正面的敌人被山挡着看不清楚,只见山下有几匹敌人的洋马,罗荣桓对警卫班长罗贵明说:“你们派几个人下去看看,把洋马牵来。”

警卫班3个战士绕到山下一看,原来敌人的大队人马都隐蔽在山沟里。他们急忙回来报告。罗荣桓听了不慌不忙地说:“不要着急,山下的敌人还没有发现我们,再等一等。”

罗荣桓的判断非常准确,正面山下的敌人虽近在咫尺,却没有发现他们。两翼的敌人虽然直线距离很近,但是山路崎岖,一时还过不来。罗荣桓举起望远镜,沉着地观察着。敌人越来越近了,500米、400米、300米……当罗荣桓预计政治部已转移到安全地带,敌人相距已不到200米时,他才转移。

罗荣桓面临强敌如此镇定沉着,泰然自若,给大家留下深刻的印象。政治部的同志都说:跟着罗政委最安全,用不着担心。在反“扫荡”中,机关随时会和敌人遭遇,在紧张的行军和作战间隙,罗荣桓要求大家:“该出报的出报,该开会的开会。”机关日常工作一直没有停顿。

罗荣桓与师直属队坚持在内线迂回穿插,与敌周旋,弄得敌人晕头转向。686团和苏鲁支队等部队,以机动灵活的战术,在外线狠狠打击敌人,有力地牵制了“扫荡”我中心区的敌军。

(

Copyright © 2001-2019 dnk1.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