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桥战役:项英反对开辟苏北根据地

万象 百科 2020-07-30 15:25

项英反对开辟苏北根据地

黄桥,地处苏北靖江、如皋、海安、泰县、泰兴等县的中心地段,是长江边、如(皋)泰(兴)公路中间的一个大镇。黄桥地区有着光荣的革命传统,早在1930年就发生过党领导的农民暴动,成立了红14军。以后虽然失败了,但党的影响深入人心。抗战爆发后,这里已恢复和建立了党的地方组织,群众基础比较好。同时,盘踞黄桥一带之顽保安旅何克谦部,是在抗日的幌子下收编地痞流氓和京沪线溃兵发展起来的。这帮家伙勾结敌伪,积极反共,欺压人民,无所不为,弄得男人不敢行路,妇女不敢出门,当地人民恨之入骨,迫切盼望新四军去解救他们。当地流行的歌谣说:“黄桥是人间地狱,何克谦是杀人魔王。”

为了开辟以黄桥为中心的抗日根据地,1940年7月下旬,遵照党中央指示,将渡江北上的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改为苏北指挥部,仍由陈毅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粟裕任副司令员,刘炎、钟期光分别任政治部正、副主任。

然而,新四军江南部队渡江北上的这一决定是在经历了一段曲折过程后,才最终得以实施的,这是因为项英曾反对渡江北上开辟苏北根据地。

在新四军发展方向上,经过近两年的探索,基本形成这样一种格局:刘少奇主张从皖东向苏北发展,他可以依靠的部队为新四军江北指挥部下属的第4、第5支队,江北游击纵队和黄克诚率领的八路军第5纵队;陈毅主张先巩固苏南,然后过长江,向苏北发展,他可以依靠的部队为新四军江南指挥部下属人马;彭雪枫领导下的第6支队,后改为八路军第4纵队,倾向于巩固豫皖苏边区;项英则主张发展皖南,目前在皖南的新四军部队主要是第3支队和军部直属队。

毛泽东周恩来与刘少奇和陈毅的想法基本相同,那就是向北发展,力争苏北。但这时国民党顽固派还没有盯上皖南,而且从长远战略着想,中共中央认为在力争苏北的情况下,也可以在皖、浙、赣三省边界留条退路。

1939年2月底,周恩来到云岭新四军军部指导工作时,在3月6日的新四军军分会会议上,周恩来作了关于《目前形势和新四军任务》的报告。

周恩来指出:

……根据敌人、我们、国际三方面的情况可以看出,今天新阶段的中心问题是在敌人占领区,在中国的东部,在黄河以东,平汉路、粤汉路以东的广大地区。不仅仅是因为中国东部被敌人占领了,而且更主要的是,这是中国人口最多的地区,是交通便利、土地肥沃、经济发达、文化程度高的财富地区。整个的中国东部,代表了中国走向近代化的最有力的地区。中国的西部当然不如东部,尽管西北、西南可以成为我们的大后方,但是,假如中国东部完全被敌人统治,我们的西部就要一天一天地贫弱危困起来,困难就要无形地加深,而敌人就能够利用中国的人力、物力、财力来克服自己的困难。我们要认识这个环境,这就是新四军的环境。新四军就处在敌人占领的中国东部。新四军今天所处的客观环境恰恰使得新四军的地位更加提高,落在新四军肩上的任务也就更加重要。

接着,周恩来分析了新四军面临的有利条件、困难及克服办法,并提出了新四军的战略方针和任务:

我们在江南敌后地区确定发展方向,有三个原则:

(1)哪个地方空虚,我们就向哪个地方发展。

(2)哪个地方危险,我们就到哪个地方去创造新的活动地区。

(3)哪个地方只有敌人、伪军,友党、友军较不注意,没有去活动,我们就向哪里发展。这样可以减少摩擦,利于抗战。

根据过去三年游击战争的经验,我们认为,现在跟民族敌人作斗争的时候,大江南北游击根据地的创造是完全可能的。尽管敌人封锁严密,只要我们能够深入广大的群众,善于进行游击战争,我们就不会让敌人完全占领这个地区。

(《周恩来选集》上卷,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101~107页)

根据这三条原则,周恩来又明确提出新四军今后活动方针的三句话、十四个字,即:向北发展,向东作战,巩固现在阵地。

向北发展:抽调部队过江,把江北发展成为具有战略意义的根据地。

向东作战:出击沪宁地区,在国内外造成巨大影响。

巩固现有阵地:新四军皖南军部和茅山根据地要不断巩固、发展,也即是“向南巩固”。

这是周恩来对全局形势的深刻洞察,也是对新四军发展的高瞻远瞩。

这与毛泽东的要求相吻合。

4月,中共中央指示东南局:华中是我党发展武装力量的主要地域。

6月,毛泽东指示东南局:必须大力发展华中的游击战争。

11月,中共中央重申:整个江北的新四军应从安庆、合肥、怀远、永城、夏邑之线起,广泛猛烈地向东发展,一直发展到海边,不到海边,绝不停止。

12月27日,中共中央鉴于江南新四军方面处境困难,再次指示东南局和新四军军分会:

(一)立即在部队中进行必要的解释工作,提高警惕性,以防局部的突然事变。

(二)军部各机关减缩非战斗人员,加强其防御能力。

(三)皖南方面抽一部分干部,要武装过江北,发展和巩固津浦南段地区。

(四)陈毅方面抽有力部队过江,发展扬州以东地区。

(五)东南局地方工作应着重皖、浙、赣三省边区。

(六)这样,才能使在将来极不利局面下,有江北及皖、浙、赣三省边界的两条退路。你们应该坚决执行这一计划。

(《新四军`文献》(1),第139页)

接到中共中央的指示后,1940年1月14日,项英主持召开了东南局和新四军军分会联席会议,讨论并决定对江南新四军的方针。

项英认为应该向南发展,而且立足点是皖南。他主张,南方各省在政治与群众基础上均有利于新四军发展,在战略上北方必须有南方之配合,因此南方在可能发生突然事变时应有一支军队作核心,来团结与领导南方各省武装与群众的斗争。会议认为:“皖南环境北渡较困难”,应由“江南大力争取苏北,来配合江北与华北打成一片,在战略上力争华中优势”。“因此,皖南与江南组成两个独立作战单位,在不影响争取苏北条件下,由江南加强皖南力量”,还应“加强在苏(州)、(无)锡一带工作”,使“部队求得人枪款之解决”。(《陈毅年谱》(上卷),第263页)

项英认为,如果经苏南向苏北发展,以上海市和苏南地区为中心,加上苏北沿江、浙江沿海,这一带是中国大资产阶级、大地主阶级产生、发达的老家,也是这些阶级的代表蒋介石集团的老窝。日寇占领上海、南京、杭州以后,此地又成为日、汪的心脏地区。该地区的工商业进出口贸易,占全国的五分之三。大利所在,日、蒋、汪势在必争。共产党、新四军插到这个地区去发展,和国民党的矛盾势必激化,日、汪也绝不会容忍。加上这个地区多系平原水网,火车、汽车、轮船交通便捷,敌、顽兵力集中,新四军的处境尤为不利。项英认为,向江南敌后进军是“在极困难条件下进行最困难的任务”,结果必将是既破坏了国共合作的统一战线,又在反“扫荡”、反摩擦中把新四军部队搞垮。

项英还认为,日军必然要打通浙赣铁路,攻占金华、上饶。到那时,国民党军第3战区司令长官部就在上饶一带存身不住,将会逃到闽西或赣南,他们的主力部队也将撤走。新四军便可以乘虚而统入,在新的敌后地区黄山、天目山、武夷山大大发展,甚至可以恢复当年中央苏区的领土,在中国南方打开偌大的一个天下。(《管文蔚回忆录续编》,第60页)

中共中央明确指示,新四军向北发展是主要方向,向南是次要方向、是留退路,但项英把整个主次关系颠倒了。

针对项英这一思想,中共中央书记处于1940年1月19日又给项英发来指示:

一、新四军向北发展的方针,六中全会早已共同确定,后来周恩来到新四军时又商得“向南巩固,向东作战,向北发展”的一致意见。华中是我们目前在全国最好发展的区域,在华中可以发展(彭雪枫部由3连人发展到12个团,李先念由几百人发展到9000人)。而大江以南新四军受到友军10余师的威胁和限制的时候,我们曾主张从江南再调1个到2个团来江北,以便大大地发展华中力量。

二、今后全国形势的发展,即使全国发生大事变后,新四军能否向南发展,向皖、浙、赣大活动,抑或应过江向北,要看今后的形势来决定。假如全国剿共,则我们可以向南;假若前途是国共划界而治,则我们不宜大举向南,而宜向北,以求与蒋隔江而治。所以新四军的退路有二:一为皖北、苏北,一为皖、浙、赣、闽交界地区。现在两条退路都要准备,但最后来取哪一条路要到那时才能决定。

三、(略)。

四、皖南既不能再调部队过江到皖北,我们同意不再调。新四军在皖南、江南力求扩大的计划,我们完全同意。由江南抽兵到皖南请考虑,因为我们觉得似乎皖南发展较难,江南发展较易,江南陈毅同志处应努力向苏北发展。

五、同意第4、第5支队归中原局指挥,但在苏北扬州一带的部队则仍归项英、陈毅同志指挥。

(《新四军`文献》(1),第141页)

中共中央在发出这封电报后,仍然不放心。1月29日,毛泽东和王稼祥又联名给项英和叶挺发来电报,叮嘱道:

甲、你们主要出路在江北,虽已失去良机,但仍非力争不可。

乙、须秘密准备多数渡江,为紧急时用。……

(《新四军`文献》(1),第145页)

1940年2月10日,中共中央军委根据中共中央2月1日的《决定》,对全军的战略部署,下达了更为明确、具体的指示:“八路军、新四军的当前战略任务是在粉碎敌人‘扫荡’,坚持游击战争的总的任务下,扫除一切投降派、顽固派的进攻,将整个华北直至皖南、江南打成一片,化为民主的抗日根据地。……陈毅猛然发展苏北,坚决肃清反动,建立政权,扩大军队2万至3万,巩固根据地;尤其江南,可一直发展至京沪、泸杭、苏嘉三路全线,并越过淞沪线,直达海边……”(《陈毅年谱》(上卷),第246页)

鉴于中共中央的反复指示和陈毅的苦言相劝,项英也开始对向北、向东发展有了很大兴趣。

(

Copyright © 2001-2019 dnk1.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