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陶战役:火夫马夫也上阵

万象 百科 2020-08-01 21:17

火夫马夫也上阵

9月3日下午,赵锡田整3师进入大、小杨湖,修筑工事。当日夜,刘伯承指挥部队迅速回师,马上形成包围圈,于当夜23时30分,对整3师发起了进攻。战役的重点是首先歼灭进入到大杨湖地区的整3师主力20旅。

整个定陶战役进行得极其紧张。9月3至4日,整3师在飞机、坦克的配合下,顽强抵抗,解放军仅歼敌约3个营。5日傍晚,刘伯承和李达乘坐刚刚缴获的美式吉普车,来到野战军第6纵队司令部前线指挥所,召集各纵队领导开会,重新调整作战部署。刘伯承决定,就在当夜对整3师发起总攻击。他强调:我军在战术上必须集中兵力,猛打猛攻,不给敌人以喘息的机会。

由王近山副司令员指挥的6纵主攻大杨湖的整3师主力59团,陈锡联司令员指挥的3纵围歼申倪zhài的敌人,杨勇司令员指挥的7纵围歼方车王的敌人,陈再道司令员指挥的2纵阻击可能增援整3师的国民党军41师和47师,同时负责警戒和堵截可能突围逃跑的敌人。

各位战将立即扬鞭催马返回部队,依刘伯承命令调整部署,准备总攻。

为了不失时机地指挥部队作战,刘伯承在会后留在了第6纵队司令部前线指挥所。

电话铃响了。王参谋立刻拿起话筒,然后递给刘伯承说:“首长!前方指挥所王司令员请你讲话。”

王近山副司令员到达距离敌人驻扎的大杨湖村只有1华里远的指挥所以后,打来电话向刘伯承汇报情况,他说:“一切都准备就绪。”

“好啊!要告诉全体指战员,想侵占我们冀鲁豫解放区的这个敌人,现在被我们咬住了,我们一定要坚决吃掉他!”

接着,刘伯承又幽默地说:“这一仗如果不能消灭敌人,冀鲁豫就会被敌人占领,我们今后作战就会有很大困难。你们还得背着小包袱上太行山啊!”

王近山非常激动地回答:“请首长放心,我们一定完成任务!”

刘司令员亲自到前线指挥的消息,迅速在前线部队传开了,大大鼓舞了指战员的斗志。战士们兴奋地说:“刘师长来了,这一下,敌整3师,是磨道里赶驴——没跑了!”

12点30分,炮声突然打破了寂静的夜空,紧接着,机枪声、手榴弹的爆炸声响彻夜空。

至天色微明时,激烈的村落战在大杨湖展开。6纵已经有6个团打进大杨湖。整3师主力59团,被我军压缩到这个只有400户人家的村庄的一个角落里。敌人已经十分狼狈了。但是,我军的子弹打光了,手榴弹快没有了,干部战士也有些伤亡,再加上垂死挣扎的敌人继续进行着反突击,我军再向前发展一步都很困难。

刘伯承接着一个个不断打来的电话,然后把自己了解到的敌人情况,及时告诉给在大杨湖指挥作战的王近山:“赵锡田已经没有力量了,他在天爷庙的师部只能派出两个步兵连、几辆坦克增援大杨湖,企图掩护大杨湖的敌人撤退。敌人全体崩溃的形势来到了,这是我们最后胜利的时刻。敌人的伤亡也很大,子弹也要打光了。在大杨湖的敌人59团代理团长吴耀东,向他的旅部求援说,他只能再坚持15分钟,如果15分钟援兵不到,他就要自杀。这说明敌人的指挥人员已经失掉了坚持战斗的信心。”

听到刘伯承通报的敌情,苦战了一整夜的我军将士,疲倦和一切困难立刻都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王近山组织了对仍在顽抗的敌人的最后一次攻击。

炊事员、饲养员、机关干部都统统组织起来投入战斗,指战员们用从敌人尸体上捡来的手榴弹、子弹,用带血的刺刀,以排山倒海之势,迅猛地冲向敌人的阵地。

5分钟,仅仅用了5分钟,敌人就屈服了,缴械投降了。吴耀东还没来得及遵照其主子的命令杀身成仁,就被我军的一个战士从桌子底下拉了出来,做了俘虏。

9月6日清晨,太阳渐渐升起,驱散了弥漫大地的茫茫晨雾。

上午9时半,4架美式轰炸机,慢吞吞地飞来,在我军指挥所的上空盘旋侦察,猛然向大杨湖俯冲,昏头昏脑地朝着已经放下武器的国民党俘虏兵胡乱扫射了一阵,匆匆忙忙地溜走了。

在大杨湖的敌人被消灭以后,刘伯承立即指示各个部队注意观察其余敌人的动向。

上午10时,果然传来情报:天爷庙的敌人,企图在飞机掩护下突围,其他村庄的敌人,也有逃走的迹象。

刘伯承立即向部队发布了追击敌人的命令。

天爷庙紧挨着大杨湖。大杨湖的敌人被消灭以后,驻扎在天爷庙的国民党军整3师师部,直接暴露在我军面前。师指挥部要逃走,这反映了敌人在其主力59团被歼灭以后,已经惊慌万状。

由耀武扬威、不可一世而变得心惊胆战的敌人,终于没能逃出我军的包围圈,在我军的追击、围歼下全部落网,连赵锡田也做了俘虏。

当3纵一个连队的党支部书记张景小在天爷庙抓住赵锡田时,只见他脸上抹满了黑灰,自称是“军械主任”,但是,其他俘虏揭穿了这个冒牌货,指出他就是师长赵锡田。这个过去的“英雄”,此时成了狗熊,两条腿如同筛糠一般颤抖不止。

敌整3师既已被歼,刘伯承马上就指挥主力转向西南,向敌47师侧背卷击,该敌旋即溃散,被歼大半。

(

Copyright © 2001-2019 dnk1.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