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袭珍珠港》第六章 驶向珍珠港向珍珠港出击

万象 百科 2020-06-02 23:48

11月26日早晨6时,“赤城号”旗舰升起了信号旗。各舰艇的航海士(配合航海长工作的士官)都向本舰舰长报告说:“旗舰发出信号,起锚,准备出港。”

此时,南云忠一中将率领的海军史上最强大的一支机动部队(6艘航空母舰、2艘战列舰、2艘重型巡洋舰、1艘轻型巡洋舰、9艘驱逐航、3艘潜艇、7艘加油舰)迎着时而飘落下来的雪花从单冠湾出击,踏上了远征之途。

随着旗舰信号旗的降下,各舰艇都按规定的出港次序起锚起航。4万吨级的“赤城号”从第2航空战队的旗舰“苍龙号”旁边轻轻掠过,向着平静的海面驶去,它那桅杆顶上的那面南云海军中将的旗帜迎着北方的晨风来回飘扬。这时,在“赤城号”的后甲板上,军乐队发狂似的演奏起无比雄壮的《军舰进行曲》,它犹如视死如归的勇士们出征时擂起的战鼓。

以“赤城号”为先导的6艘航空母舰徐徐驶出单冠湾。这是一次无人送行的秘密出击。当时,只有在单冠湾外执行警戒任务、以防敌潜艇可能进行监视的那艘大凑警备府的海防舰“国后号”向它们发出了“祝愿壮途成功”的信号。

“赤城号”一面回发了信号表示“感谢”,一面悄悄地驶向远方。几天来的风浪,今天平息了,只有那零星的浪花拍打在舰舷下侧四处飞溅着。舰尾上的那面舰旗正迎着北太平洋寒冷刺骨的晨风飘动起来。这面舰旗代替战斗的旗帜,在靠近舰桥的中心桅杆上高高飘扬的日子已为期不远了!

但是,箭毕竟还没有离开弓弦,因为南云中将得到的指令是:“如果日、美谈判获得成功,机动部队应立即返回原地集中。”

不久,机动部队肩负国家的命运,以6艘航空母舰为中心编成了警备飞行队形,迎着北太平洋的波涛径直向东驶去。航向为97度,目标直指珍珠港美国太平洋舰队。机动部队停止了一切无线电发报,全神贯注地收听东京的广播。

就在机动部队从单冠湾出击前4小时,即华盛顿时间11月25日中午,白宫召开了最高军事会议。到会者共有6人:总统以及国务卿赫尔、陆军部部长史汀生、海军部部长诺克斯、陆军参谋总长马歇尔和海军作战部部长斯塔克。总统没有将美国参加欧战时所要采取的行动作为议题,而是以怎样对付面临着来自日本的紧迫的危险作为会议的议题。

首先,赫尔就对日关系的危机作了发言,他说:“几乎没有希望同日本达成协议。原先以为还能继续进行的那轮日、美会谈,现在也已绝望了。日本在任何时候都有可能突然用武力开始新的征服行动。保卫我们国家的安全原是陆海军所主管的事。不过我还是想不客气地向几位军事首脑进一言:日本也许会把突然袭击作为其战略的主要之点。日本有可能同时在几个地方发动攻击。”

接着,罗斯福总统指出:“日本人素以不宣而战臭名昭著,因此美国有可能在下星期一(12月1日)前后遭到攻击。”另外,他还指出,问题是美国对此应当采取什么措施。

史汀生在他的日记中这样写道:“当前的问题就是要美国在不太危险的情况下迫使日本先放第一枪,这是一个难题。”

总统之所以说日本恐怕会在12月1日前后进攻美国,其判断的主要依据大概就是在东京于11月22日拍给野村的那份电报(美国方面于22日破译)中有这样一段话:“这个期限(东京时间11月29日)绝对不能再变更。过了这个期限,事态就会自行爆发。”

这一天的最高军事会议开到下午1时半结束。随后,陆军部部长史汀生收到陆军情报部送来一份有关日本军队“也已开始远征”的报告。报告说:“日本陆军的大批部队从上海搭乘由四、五十艘运兵船组成的一支船队正沿着中国海岸南下,驶往台湾南部。”

于是,史汀生当即打电话把这一情报告知了总统和赫尔。

史汀生打电话的时间是11月25日下午4时30分,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时间恰好与南云的机动部队从单冠湾向珍珠港出发的时间相同(东京时间26日早晨6时30分)。

总统获悉这个情报后大为震怒,他说:“这无疑是,日本一面想就从中国全面撤兵问题进行谈判,一面又想把从中国撤出来的兵力派往法属印度支那。这就是日本背信弃义的证据,整个形势已经发生变化。”

当天,在最高军事会议结束后,海军作战部部长斯塔克在写给太平洋舰队司令金梅尔的信中,关于日本将要采取的行动问题是这样说的:

在今天的会议上,赫尔和总统都确认了太平洋形势的严重性。他们两位对日军的突然袭击都不感到惊讶。

华盛顿有一部分人认为,从各种角度来看,似乎日本很可能进攻菲律宾,而我则和另外一部分人看法相同,并不认为这种可能性很大。但由于那部分人坚持己见,因此决定让你也知道这种情况。我认为,日本向泰国、法属印度支那和缅甸三个方面采取行动的可能性最大。

这样,华盛顿的注意力就完全集中在南方,他们连做梦也没有想到南云的机动部队已朝着夏威夷方向东进而来。

作为其明显的例证,这里可以拿出华盛顿美国海军情报局11月25日(即机动部队从单冠湾出击的那一天)的一份关于日本舰队所在位置的报告。

这份报告竟然对攻击珍珠港的机动部队所属航空母舰和战列舰的所在位置作了这样的推断:

“赤城号”、“加贺号”在九州南部;

“苍龙号”、“飞龙号”、“翔鹤号”、“瑞鹤号”在吴军港附近;

“比睿号”(战列舰)在佐世保附近;

“雾岛号”(战列舰)在吴军港附近。

自1940年8月以来,美国曾截获和破译了东京外务省和日本驻外使馆的不少外交电报,完全了解日本的底细,但为什么美国会作出这样的错误估计呢?关于这个问题虽须另作详细叙述,但不消说,这种错误估计则是日本突然袭击珍珠港成功的一个主要原因。

就在美国海军情报局作出这种错误判断的时候,航空母舰“苍龙号”上的机枪手们却正在瞄准着北太平洋高空的大风筝进行射击训练。每当机枪子弹击中风筝上画着的罗斯福总统的头像时,围在飞行甲板上观看的舰上人员连连拍手叫好。 (

Copyright © 2001-2019 dnk1.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