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袭珍珠港》第三章 不变的既定方针开始了向战争发展的恶性循环

万象 百科 2020-06-03 09:14

7月23日,维希政府正式接受日本提出的有关法属印度支那问题的要求,而当地的法属印度支那当局也以尊重领土和主权为条件同意了日本的要求。

这一天(华盛顿时间),通过“魔术”已获悉日本南进计划详情的韦尔斯副国务卿,打电话给正在休养胜地白硫磺泉(西弗吉尼亚州)的赫尔国务卿,商量如何处理野村大使提出的会谈要求。于是赫尔就谈了下面一席话:

看来日本侵略法属印度支那南部,是对西南太平洋发动全面进攻前的一个最后布局。这是在日、美谈判正在进行中干出来的勾当,因此我认为已失去继续谈判的基础。

当天,野村拜访了韦尔斯。野村说:“据报纸报道,法属印度支那问题似乎是在维希政府完全同意的情况下和平解决的,为此,希望美国政府不要过早地下结论,不妨对事态的发展情况再观察几天。目前如果采取禁运石油等措施,我担心这会给日本国民带来巨大影响。日本新内阁同前届内阁一样,希望缔结‘日美间谅解协定’。”

此时,韦尔斯并没有重复他21日对若杉所说过的那些话,而是开门见山地回答说:“我认为日本对法属印度支那的政策同赫尔和野村所谈计划的基本原则不相一致。英美两国都无意进攻法属印度支那。维希政府在法属印度支那问题上的让步,是屈服于希特勒施加压力的结果,而日本则有待将法属印度支那当作进一步南进的基地来予以使用。”

24日,日本召开联络会议。会上,丰田外相传达了野村大使23日的来电:“日本南进对日美关系影响之所及,今正急转直下,可谓已走向绝交之边缘。美国对日态度骤变之原因,在于将南进视为不久进军新加坡与荷属印尼之第一步。”此事,外相自己也谈了一些与野村电报相同的估计。

在这一天的参谋本部战争指导班的日记中写道:

野村来电虽能使人歇斯底里地惊叫一番,但本班却不同意那种看法。

25日,在战争指导班的日记中进一步写道:

本班确信,只限于进驻法属印度支那,当不会招致禁运。

当根据这种“外行人的武断”来决定国家大事时,日本的悲剧也就应运而生了。

当时(华盛顿时间24日下午5时,东京时间25日早晨7时),野村正在同罗斯福举行会谈。罗斯福总统暗示,近期内将断然对日本实行石油禁运,他对野村说:“以前美国的舆论曾强烈主张对日本实行石油禁运。但日本人却一直解释说,为了维护太平洋的和平,向日本提供石油是必要的。然而,今天形势却发生了变化,日本似乎要进驻法属印度支那,进一步向南推进。这就失去了日本人以前提出的根据,太平洋已经不能和平地使用了。现在,不仅是日本从太平洋地区获得锡和橡胶等必需品变得困难起来,而且太平洋其他地区的安全也受到威胁,菲律宾也处在危险中。因此,即便继续煞费苦心地对日本出口石油,也已无济于事了。”

接着,罗斯福未同国务院磋商就建议法属印度支那中立化。他说:“如果日本打消占领法属印度支那的念头,或虽已开始行动,但同意随后撤走占领军的话,我将以日本提出的同样保证为条件,以最大的努力来说服中国、英国和荷兰,要他们保证让法属印度支那置于像瑞士那样的中立地位。”

然而,陆军部部长史汀生和财政部部长莫根索早就强烈主张对日本实行全面经济制裁,即全面禁运石油。另外,在6月间被任命为“国防需要的石油管理局局长”伊克斯(内政部长)也向罗斯福建议说,继德、苏开战之后便是“对日全面禁运之时”。总统反对这一建议,说“这样做等于促使日本在进攻苏联还是进攻荷属印尼这一举棋不定的时刻作出结论”。

但是,当从7月8日截获的电报中得知7月2日御前会议的决定时,美国政府已基本上决心对日本实行全面的经济制裁。不过,至干什么时候实行经济制裁和制裁到何种程度,美国政府不希望由于美国的抢先行动而导致日本迅速采取决定性行动。因此,美国一面注视着第三届近卫内阁的政策和日本如何强行实现对法属印度支那的新要求,一面又慎重地留下了研究的余地。

在成立第三届近卫内阁的7月18日(华盛顿时间)这一天,(美国政府)召开内阁会议。会上,原则上同意加强对日经济制裁。第二天(19日),代理国务卿韦尔斯命令部下“在7月21日之前,做好下列准备:发布冻结日本在美资产等必要命令,发布禁止向日本进口生丝及其他商品和削减向日本出口石油等必要命令”。

正如韦尔斯和野村会谈中所提到的那样,日美会谈就要结束。然而对日本实行经济制裁的问题却还未作出具体的决定。但在7月24日,日本开始进驻法属印度支那的那一天,电台播送一则消息说:“日本军舰已出现在法属印度支那的金兰湾,另有12艘日本运兵船正从海南岛南下。”

于是,罗斯福总统在当天的内阁会议上宣布:“维希政府的屈服是德国施加压力的结果。现在必须冻结日本的资产和全面限制对日贸易。但命令的内容应当写得灵活些,以便能作适度的自由更动。”

基于这样一种政策设想,罗斯福在24日召开的内阁会议结束后,便准备于26日上午发布冻结日本在美资产的命令。

25日,饭田中将率领的第25军的船队从海南岛的三亚港启程。

海军作战部部长斯塔克和陆军参谋总长马歇尔向各地指挥官拍发了一份内容相同的电报。海军的电报是拍给太平洋舰队、亚洲舰队、大西洋舰队司令和第15海军军区(巴拿马运河地区)司令的。电报在预先通知要对日本在美资产采取冻结措施的同时,还转告他们:

“海军作战部部长和陆军参谋总长估计,日本不至于立即以军事手段采取敌对行动。但为了便于你们采取适当的警戒手段,防止可能发生的事态,特将此情报转告你们。”

26日,美国政府冻结了日本在美资产,接着英联邦各国也采取了同样措施(荷兰也于27日照此办理)。

在参谋本部战争指导班的《种村日记》里这样写道:

美国终于冻结了日本在美国的资产。但是多数人认为,只限于进驻法属印度支那南部,当然不会招致全面禁运。

这一天,美国设立了美国陆军远东司令部,任命美国原陆军参谋总长、菲律宾军事顾问麦克阿瑟将军为指挥官。归他指挥的部队有:美国陆军的菲律宾派遣军和在宣布紧急状态的同时即可动员起来的菲籍部队。

28日、29日两天,第25军在法属印度支那南部登陆,按原定计划“和平进驻”完毕。这里不妨回顾一下联合舰队在7月间的活动情况。随着国际形势对日本的日趋紧张,一些整顿完毕的舰艇立即被编入联合舰队,虽是和平时期,但联合舰队已接近战时编制。7月上旬,联合舰队一边进行实战训练和基本演习,一边向东京湾集结。7月中旬,分为第1舰队和第2舰队,分别移向九州和四国继续训练。

其间,第7战队、第2航空战队和第11航空舰队的一部分,从7月中旬到8月中旬,参加进驻法属印度支那南部的作战;另外,第11航空舰队的主力于7月下旬归中国方面舰队司令指挥,参加了中国中部地区的作战。

舰队的训练是极其认真的,它反映了时局的紧张程度。从去年11月15日开始的昭和十六年度训练,到7月下旬为止,已进行了21次实战训练和12次基本训练。另外,第6舰队(潜艇部队)在南洋群岛方面的行动是长期的,估计那里会出现实际作战的局面:而第11航空舰队(基地航空部队)在那里的行动,其目的,则是为了对开展南洋方面的工作和作战行动进行研究和演习。

8月1日,美国禁止向日本出口石油。在冻结日本在美资产后不久,7月29日,国务卿赫尔对副国务卿韦尔斯说:“日本已对法属印度支那采取行动,接下来说不定会轮到泰国了。”第二天(30日),他又命令韦尔斯:“要尽快对日本采取战争以外的一切手段。”就这样,美国利用早已准备好了的石油禁运措施来报复日本对法属印度支那南部的进驻。

正如赫尔向韦尔斯所命令的那样,禁运石油对于日本来说,确实是一种除战争以外的最有效的制裁,而且也是一种报复。美国驻日大使格鲁针对这一事态,就日、美关系的前景作了这样的预料:“报复与反报复的这种恶性循环终于开始了,其发展结果只能是不可避免的战争。”在7月26日的《大本营机密日志》中写道:

本班(战争指导班)并不认为,冻结资产就等于禁运,但断定美国总有一天会禁运的。禁运时间不会早于今明两年。

另外,过去陆军把野村大使的那份对形势作出恰当判断的电报当作“歇斯底里”而一笑了之,现在他们却对美国采取的断然措施着实感到大吃一惊。

的确,如果说美国对日势必禁运石油一事终于发生的话,那么在此之前还发生了一件事。那就是在美国禁运石油前三天(7月29日),荷属印尼政府作出决定:向日本出口的一切物资必须经过特别批准。这样一来,日本的油管就被彻底切断,无怪乎日本受到这一重大冲击后,朝野内所充满的那种压迫感和危机感也就越发加重起来。

在8月2日的《木户日记》中对当时的气氛作了这样的记述:

11时过后,近卫公来访。说是对美强硬论已在海军内部逐渐抬头。看样子,他对将来的政治情况表示忧虑,并对能否同统帅部取得圆满的协调感到不安。我说:美国一旦采取诸如断绝石油供应这样的政策,日本就必然失去石油供应来源;而(日本的石油)储藏量即使多估计一些也不能使用2年。倘若这样,在外交工作等方面就要格外慎重,否则必然会遇到无法挽救的困难。这一点要立即同陆军大臣和海军大臣商量,就国策之根本问题进行彻底的讨论。如果不能取得一致意见,不得已只好辞职。要是这样,以后的局面就得由陆、海军来负责收拾,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

Copyright © 2001-2019 dnk1.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