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狮计划》第二章 攻占法国合围敦刻尔克

万象 百科 2020-06-07 07:47

敦刻尔克,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法国港口城市,在“二战”期间,却以世界上一次最大规模撤退的发生而闻名于世。

1940年5月下旬,位于敦刻尔克的英法联军的命运危在旦夕。至24日晨,在英法联军的北面,德军B集团军群即将突破比军防御阵地;在英法联军的南面,德军克莱斯特装甲集群已攻克布洛涅并包围加来,进抵格拉沃利讷至圣奥梅尔的艾尔运河一线,距离敦刻尔克仅仅30公里。

古德里安和赖因哈特的2个装甲军在阿河彼岸建立了5个登陆场!准备和从东北方向包抄过来的B集团军群(含第6、第18集团军)三面夹击,彻底围歼退至敦刻尔克狭小地带的英国远征军9个师、法国第l集团军的10个师和比利时军队。

就在德军即将包围近在咫尺的联军并将取得这次战役的最大胜利时,希特勒却下了“停止前进”的命令,让
希特勒为什么在这时突然下了“停止前进”的命令呢?据战后缴获的档案证明,希特勒下达“停止前进”令,主要出于军事上的考虑。他认为这次围歼战胜利在握,尽管迄今为止所取得的胜利很大,但这次战役还远远没有结束,法军在埃纳河和索姆河左岸已经建立了新的防御阵地,下一个重要的目标在等待着德军去攻克,希特勒希望在主要进攻方向上保持锐不可挡的进攻势头。

当然,也有其他方面的原因:一方面,这一地带泥沼遍地,沟渠纵横,不利于坦克作战。德军坦克长途作战,大多需要修理,不必再让宝贵的装甲部队在佛兰德沼泽地遭受不必要的损失和浪费。冒险前进可能会遭到意外的损失,这将削弱即将对法国其他地区展开的进攻。另一方面,德军内部争权夺利。空军总司令戈林眼看英法主力被歼,急欲从陆军手中抢夺头功,便急电希特勒,建议把这一任务交给空军。希特勒也想保存坦克部队的实力,留待进攻索姆河以南的法军时使用,同时想借此给自己的心腹一个提拔的机会,压一压陆军的气焰。

德军装甲部队停止进攻两天,给英法联军带来了绝处逢生的转机。

5月25日,英国远征军司令戈特既没有请示法军司令部,也没有等待英国方面批准,不顾被围困的危险,擅自把在阿拉斯受到威胁的英军各师撤向敦刻尔克。英军的撤退,极大地扰乱了联军的作战部署。索姆河南岸的法军向北实施反突击没有多大意义了,而北线的法国军队只能根据变化了的情况独立奋战。

5月26日,魏刚被迫命令法国部队朝敦刻尔克方向撤退,重新部署,掩护这个滩头阵地。

英法联军向敦刻尔克撤退的指导思想是不同的,英军是主动撤退,法军则是被拖着走的;英军撤退是准备从海上逃往英国,而法军撤退则是想在这里继续战斗,最后创造奇迹。

戈特从本国利益出发撤兵,很快得到英国政府的批准。26日,英国陆军部来电,同意他撤往敦刻尔克。

把英国远征军撤回英国本土,最早是由丘吉尔提出来的。5月15日凌晨,丘吉尔忽然接到法国总理雷诺打来的电话:“我们被打败了,这一仗我们打输了!”

丘吉尔惊诧得说不出话来,急忙问:“不会败得这样惨吧!”

雷诺绝望地说:“色当附近战线被突破了!德军的坦克和装甲车大批地涌了过来。”

丘吉尔大惊失色:“什么?法兰西军队就这样快倒下去了吗?”

26日,丘吉尔急忙带着总参谋长乘机赶往巴黎,甘末林神色忧郁地说,大批德军装甲部队杀了过来。

丘吉尔问:“战略预备队在哪里?”

甘末林耸耸肩,摊开双手说:“一个也没有。”

丘吉尔发觉,法国最高统帅部到处弥漫着失败的气氛。在塞尔沿岸实施有效阻击的17日开始,最高统帅部就考虑撤退的可能性,并召集众人研究“如果有必要把英国远征军从法国撤退时将会发生的问题”。而且还做了这样的安排:

19日,戈特将军正式向伦敦建议从法国撤出英军:“我懂得这个方案甚至在理论上也是万不得已的解决办法,因为这个方案意味着英国远征军在法国人需要英国予以最大限度的支援时退出战区。”

根据丘吉尔的指示和戈特将军的建议,英军马上着手更为具体的撤退措施。

5月19日,英国陆军部会议决定:必要时在加来、布洛涅和敦刻尔克撤退。


5月21日,形势更趋恶化,为加强撤退的准备工作,上级部门拨给拉姆齐30艘渡船、12艘蒸汽渔船和6艘海货船。

22日,情况发生剧变,加来和布洛涅港受到德军装甲部队的围攻,只剩下敦刻尔克了。

事态的进一步恶化,使拉姆齐进一步认识到,必须立即采取果断措施。

在此后几天,拉姆齐及其参谋人员在一座被称为“发电机房”的指挥部里废寝忘食地工作着,他们要求海运部把东、南海岸所有可用的船只集中起来,并向指挥部要求更多的驱逐舰,向南方铁路要求专用列车,向海运部要求拖船、医药品、弹药、给养、发动机、绳索、柴油、空白纸和船员、机械师……

拉姆齐先后筹集了693艘舰船,加上盟国的船只,总共860艘之多。从巡洋舰到小帆船和荷兰小船,各种各样,编成舰队,随时准备驶往敦刻尔克。

5月26日,希特勒对戈林的轰炸效果和B集团军群的推进速度产生了怀疑,加上A集团军群要求恢复装甲部队进攻,希特勒在中午前后允许德军各装甲部队恢复进攻。这时候,最有利的时机已经错过了,撤退下来的英法联军早已做好防御部署,完成了从海上撤退的准备工作。

5月26日晚6时57分,英国海军部下达了“发电机”行动的命令,英军的撤退行动开始。海滩上,英法联军的士兵们木然地排成一行一行的,向前缓慢移动,走进没踝的、没膝的、齐腰的、齐胸的海水里,最后由小船上的人把他们拉上去。

海潮涨落时,同伴们的尸体撞到他们身上,这些人有的是被敌人的炮火打死的,有的是由于救援船只沉没而溺水身亡的。

27日日出时分,“莫纳岛”号满载14
27日早晨,有5艘运输船因德军炮火猛烈而无法靠岸,只得空船返回。其他救援船只也程度不同地受到了德军炮火的轰炸,其中有2艘小船在接近法国海岸线时,1艘被击沉,另1艘救起落水船员,穿过敌人炮火向英国返航。

受沙洲和布雷区的影响,多佛到敦刻尔克的最短航线是“Z”字型航线,有34海里,轮船需紧贴敦刻尔克以西几海里海岸线航行,经6号浮标直达多佛。但是,这条航线已经被德军炮火封锁。拉姆齐将军及其参谋人员只好修改计划。

在“Z”航线的东北处有一条“Y”航线,全长76海里,易于航行,水雷较少,且不会遭到德军的炮击。但这条航线的航程是原计划的2倍多,想撤出同样多的人,需要2倍以上的船只。因此,5月27日这天,驶抵敦刻尔克的船只总共撤走了7669人。照此速度计算,要把全部远征军撤回国内起码需要40天。

兵多船少,又成了撤退中亟待解决的问题,尤其是容易靠岸的小船极为短缺。这是因为从敦刻尔克到拉潘尼的整个海滩是渐次倾斜的,即使是海水涨潮时,大船也很难靠岸,更何况大船转舵不灵,容易造成拥挤堵塞。所以,小船的需求量猛增。为解决这一难题,英国海运部把泰晤士河两岸的各种小船场的驳船、帆船、摩托快艇和渔船都征集过来,组成预备队。

为加强对“Y”航线的掩护,击退德军空袭,保证运输线的畅通,拉姆齐向海军部发出紧急呼吁,取消驱逐舰的其他任务,专为敦刻尔克撤退行动护航。

兵多船少的问题解决以后,撤退的工作效率大大提高……

5月28日,他们撤走17804人,29日撤走47310人,30日撤走53823人,前4天总共撤走126606人,大大超出了海军部原来希望的4.5万人。

5月29日,法国第l集团军奉命正式撤退。英军最初拒绝让法军登上英国的船只,因为附近没有法国船只,这就等于将法国人丢在那里。雷诺知道后甚感不安。

5月31日,在巴黎召开的盟军最高军事会议上,雷诺坚决主张英法联军共同撤退。丘吉尔表示同意共同撤退,并说“仍在敦刻尔克的3个英国师,将同法国人在一起,直到撤退完成”。

5月31日和6月1日是“发电机”行动的成绩最显著的两天,尽管德军连续不断地炮击和轰炸,英国船只白天不便靠近敦刻尔克,仍撤出了13.2万人。但是,在撤退过程中,船只的损失很大。仅6月1日这天,就有31艘船沉没,1l艘船被击毁。有2艘满载2700名法国士兵的英国运输舰沉没后,舰上的人员只有2100人被小船救走。

听到这个消息后,丘吉尔打电报给雷诺,建议“于今夜(6月1日)停止撤退”。雷诺大为发火,魏刚则坚决要求英军的3个师留下来。

此时,德军的包围圈收得更紧了,德军的炮火已延伸至敦刻尔克附近海域,撤退只好改在天黑后进行。

6月2日和3日夜间,余下的英国远征军和6万名法军冒着敌人的炮火撤了出来。

在法国的坚决要求下,英国同意将“发电机”行动延长到6月4日。

6月4日早晨,阿布里亚尔和拉姆齐在多佛城堡见面,都同意撤退工作告一段落。当天上午11时,法国政府也批准该决定。满载着法国士兵的英舰“希卡里”号是最后一艘驶离敦刻尔克港口的船只。下午2时23分,英国海军部正式宣布“发电机”行动结束。

至6月4日下午5时23分,这次行动,除了没来得及撤出的法军第1集团军的4万人投降外,共有338226名英法士兵撤出了敦刻尔克,其中有21.5万名英国人,12.3万名法国人和比利时人,有5万人是由法国海军救出的。撤退中被击沉的各种船只共243艘,其中英国的226艘,法国和比利时的17艘。英国远征军丢下1
英法联军历时10天的敦刻尔克撤退行动的成功,对德国最高统帅部来说是一次严重的教训,但对英国、法国来说,它“完全不是什么胜利,而仅仅是侥幸地避免了可能发生的灾难”。丘吉尔在6月4日承认:“我们必须非常慎重,不要把这次援救说成是胜利。战争不是靠撤退赢得的。”不管怎么说,敦刻尔克撤退是成功的,能在德军飞机、坦克、大炮的疯狂轰炸下,撤出那么多的主力兵员,那是敦刻尔克奇迹。

在这场生死较量中,双方兵员损失惨重。空中、地面、海中,硝烟滚滚,陈尸遍地,血流成河。到处都是飞机的轰鸣声、子弹的狂啸声和炸弹的爆炸声。

法兰西在燃烧、在流血,美丽的敦刻尔克港变成了人间地狱。

这次撤退的成功还得益于良好的气候条件。在此期间,连续10天无风无雨,海面风平浪静,为撤退提供了极好的条件。

希特勒下令停止前进是德国发动战争以来犯下的第一个后果严重的战略性错误,它给联军提供了死里逃生的机会,而正是这支逃回英国的部队,4年后又从诺曼底登陆,成为最后打败希特勒的重要力量,这是后话。 (

Copyright © 2001-2019 dnk1.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