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克柏林》第三章 希特勒负隅顽抗柏林之争

万象 百科 2020-06-07 23:21

柏林在战略上占据着极为重要的地位,它不仅是德意志的历史名城,也是希特勒帝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军事指挥中心。

希特勒延续了德国的传统,将他的第三共和国的首府也定在了柏林。1939年9月,他的新总理府落成,从此,这座建筑便成了柏林的象征,它也成为德国法西斯侵略扩展的指挥中心,被人称为法西斯的“穴中之穴”,希特勒便是在这儿策划和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从19世纪起,柏林的工业得到了迅速的发展,到“二战”开始的时候,其工业基础已经非常雄厚,它集中了全国几乎2/3的电力工业,大部分机器制造业和军事工业。作为一个较大的工业城市,柏林的工业人口在战前已经达到1
此外,该城的交通很发达。铁路、公路、水路运输都很方便。共有15条铁路和6条公路干线可以通往全国各地,其中40%的铁路为双轨甚至三轨。在柏林市内,有众多的河流穿城而过,如斯普里河、费诺夫运河以及泰尔托运河等。通过这些运河,柏林可以与汉堡、斯德丁、但泽等重要海港相沟通,并且与鲁尔、上西西里亚等工业区相连。

所有这些都使柏林成为了德国战争机器的关键部位,决定着这一战争机器的运转。它恰如法西斯德国的心脏,牵扯着其他的动脉和内脏。一旦这颗心脏停止跳动了,法西斯就完了;然而,只要它还在跳动,希特勒德国发动的战争就不会结束。

由此可见,要彻底打败德国,必须尽早攻克柏林。

从心理角度讲,当时德国人在法西斯宣传机器的影响下,大都不希望自己的国家失去这场战争。尽管战争给德国人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尽管他们对“最后胜利”日益失去信心,但出于一种复杂的感情和奇迹的幻想,他们还是从内心希望德意志帝国能够恢复以往的强大和军事优势,尤其是希望自己国家的首都柏林不被占领。或许,他们看到只要柏林不陷落,德国就不会走向失败;而一旦柏林陷落,整个国家就完了。所以,德国人基于这种想法,还是尽量设法抵挡苏军和盟军的进攻,以坚固他们自己的“心中堡垒”,他们把希望寄托在柏林城的防守上。这一点无论是盟军还是德军都是很清楚的。苏军正是抓住了德军的这一精神弱点,决心用最快的速度,毫不迟疑地拿下柏林,与英、美在易北河会师,从而结束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英国首相丘吉尔也认识到,柏林在德国人心目中的地位是高于一切的:“只要柏林能够坚持在被包围的废墟中进行抵抗,德国人的信心就会受到鼓舞,而柏林的陷落则可能会使几乎所有的德国人失去希望。”因此,夺取柏林可以震撼整个德国,这是彻底战胜法西斯的关键。

从战区的角度讲,柏林战区地域宽广,东起奥得河——尼斯河,西至易北河,北自波罗的海,南至苏台德和鲁德山支脉。德军防御正面达400公里,纵深约60~100公里,整个地势大都平坦,平均海拔100~150米,各兵种都能由此而过。战区内,江河湖泊甚多,沼泽漫布,森林无边,这恰恰给进攻造成了重大的困难。苏军要彻底打垮德军,结束战争,就必须克服艰难困苦的作战环境,赢得战役的胜利,才能与盟军在易北河会师。

从当时的整个国际形势来看,柏林战役是整个欧洲战场的中心,击败法西斯德国又是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中心。只要德国投降了,“二战”轴心国的其他两个成员也将随之灭亡。

日本原以为整个欧洲都掌握在希特勒的手中,苏军是不堪希特勒的闪电攻击的。所以,他想利用德军进攻苏联胜利之机,首先夺取太平洋英、美、荷等国殖民地,从中掠夺石油,以扩展和积蓄力量。同时,德军攻占了苏联西部大量领土,继续向西伯利亚和远东挺进,而日本则想利用其关东军从远东进攻苏联,配合德军的东攻,以便全部占领苏联,妄想实现轴心国瓜分世界的美梦。这一切本来就是一种难以实现的幻想。自从德军在斯大林格勒遭到惨败以后,形势越来越不利于轴心国了。从苏德战争的发展来看,整个欧洲战场不利于德、意、日的防守,而有利于英、美、苏的反攻,这是导致后来日本失败的极为重要的因素。随着苏军顺利的反攻和英、美出兵欧洲进行配合,德国首府柏林已经处于死亡的边缘,一旦柏林陷落,德国无条件投降,日本军国主义灭亡的丧钟也就敲响了。

希特勒也非常清楚柏林的重要性,所以强调一定要坚守柏林。自从希特勒失去了东普鲁士以来,他便返回柏林,亲自坐镇,直到死亡临头,他都决不弃城而逃。他一方面着手组建新的作战部队,一方面加强柏林作战地域的防御工事,企图把柏林变成一座坚不可摧的城堡。

由此可见,进攻柏林,摧毁法西斯德国这一巢穴,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攻克柏林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奥得河——尼斯河东岸,挥师西进的苏联军队已经占领了德国的波美拉尼亚、勃兰登堡和西西里亚等省份,苏军距柏林仅仅有60公里!

莱茵河以东,乘胜追击的盟军已经在鲁尔地区围歼了德军B集团军群的主力。盟军正在向德军腹地进攻,法西斯德国败局已定,攻克柏林指日可待。那么,谁来占领柏林呢?

围歼德军B集团军群主力以后,西线德军已经基本崩溃。盟军的下一步行动是向德国纵深方向推进。在是否把柏林作为进攻的主要目标上,英、美两国产生了严重的战略分歧。

岌岌可危的德国政府面临苏军和盟军的严重威胁,仍在作最后的挣扎,希特勒政府准备撤出柏林,向南后退,企图到东南部山区集结力量,负隅顽抗,把战争拖延下去。德国的这一个意图被盟军情报人员所掌握。为了尽早结束战争,盟军必须尽早与苏军在易北河会合,切断德国人的南撤之路,把德国分成南北两大区域,破坏他们的互相联系,粉碎拖延战争的企图。

盟军最高统帅艾森豪威尔根据情报,决定把第21集团军群的美军第9集团军从蒙哥马利的指挥中抽调出来,重归第12集团军群司令布莱德雷指挥。根据他的计划,第12集团军群从左翼向不来梅和汉堡方向突击,占领海港要塞,保障后勤供应,切断境外德军与本土德军的联系,促使其早日投降。第6集团军群从右翼向德国南部和奥地利方向突击,防止德军建立山区根据地,拖延战争。

艾森豪威尔在计划中没有把柏林作为主要目标。然而,英国首相丘吉尔的打算却不一样。他一心想让蒙哥马利的部队捷足先登,攻克柏林,为大英帝国增光添彩。蒙哥马利也真有这个打算,因此,艾森豪威尔的计划遭到了英国的强烈反对。

蒙哥马利指责艾森豪威尔从他指挥的部队中抽调了美军第9集团军,削弱了他的进攻力量。蒙哥马利找到英军参谋长诉苦,参谋长便去找丘吉尔抱怨。丘吉尔同意部下的意见,批评艾森豪威尔的计划排除了英军攻克柏林的可能性,等于是把柏林拱手让给苏联。如此一来,苏军就会把功劳据为己有,不利于战后政治问题的处理。所以,盟军不应该停留在易北河,而应该抢在苏联人之前攻克柏林。

最让英国人不能容忍的是艾森豪威尔竟然在3月28日向苏联通报了这一行动计划,而没有通知英、美双方的参谋长委员会。英国参谋长委员会认为艾森豪威尔越权,并对他“不请示军事上和宪法上的最高当局的越级行为表示担心”。

4月6日,蒙哥马利要求增派10个美国步兵师来协助自己攻打柏林。但是,他的这个请求被艾森豪威尔拒绝了,并且告知他:不要再想着柏林了。

艾森豪威尔对蒙哥马利说:“你不能闭着眼睛不看现实,在(布莱德雷)向莱比锡进军的时候,你的任务是保护(他的)北翼,而不是由他来保护你的南翼。在这一点上,我的指示是相当明确的。”

“我也承认柏林在政治上和心理上的意义,但更重要的却是柏林附近德国残余部队的配置情况。我把注意力放在他们身上。当然,如果我能毫不费力地拿下柏林,那又何乐而不为呢?”

“但是,即使有了攻打柏林的机会,这个机会也属于布莱德雷领导的美军,英军是没有份儿的。”艾森豪威尔已经明确地表明了这个态度。

艾森豪威尔的计划受到美军的欢迎。

就在英国方面向华盛顿提出抗议之后,马歇尔却明确告诉艾森豪威尔,支持他作出的一切决定。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在致电英国的时候反驳说,美军最高统帅的作战路线符合盟国的“一致同意”的战略原则,比起英国所确定的战略原则来,这个路线,原则上更加迅速有效。“德国的战斗目前正处于一个该由前线最高统帅来判定应该采取什么行动的关键时期。有意撇开敌人的弱点不加以利用,似欠妥当。唯一的目标应该是迅速地取得全面的胜利。”

“艾森豪威尔的作战概念是正确的,应该得到完全的支持。”针对英国人指责艾森豪威尔的“越级行为”,美国参联会反驳道:“联络手续在作战方面似乎是必需的,他应该继续自由地与苏军最高统帅联络。”马歇尔顶住了英国的压力,毫无保留地支持艾森豪威尔。在他看来,放弃柏林完全是一种军事决策,而这个决策必须在罗斯福总统死后作出。与此同时,杜鲁门总统刚刚上任,还没有熟悉他的新职位,所以谁也无法就如此重要的决策作出定夺。马歇尔认为艾森豪威尔的想法符合军事逻辑,所以投了赞成票。

“是的,我认为我们当时不应该占领柏林。”多年以后马歇尔这样说,“必须记住,那个时候我们正在努力同俄国人打交道,我们一直在同他们并肩作战,他们是我方武装部队的组成部分——非常坚定的一部分。他们在战争中起了极大的作用,削弱了德军的力量,对所有这些,我们都要好好加以考虑。在战争快要结束的时候,他们变得非常敏感,时刻都在注意是否有迹象表明英国人和美国人打算背着他们决定战争的结局……”

马歇尔和艾森豪威尔心中非常清楚,苏联还是西方的盟友。

为了缓和英、美之间的激烈争论,4月1日,艾森豪威尔给丘吉尔打电报,表示如果有机会也不会放弃柏林:“不管任何时刻敌人全线崩溃,我们都会冲上前去,吕贝克和柏林都包括在我们的目标之内。”鉴于英军只占盟军的1/4,美军是主力,且一直在起主导作用,英国要想左右美国的战略是不可能的,因此,丘吉尔在接到艾森豪威尔的电报后,便适时结束了这场战略争论,并引用了一句拉丁文成语来形容这次争吵:“情人的争吵,恰是爱情的重生。”

事实上,当时美国并不是没有机会占领柏林。如果不是艾森豪威尔下达了命令,那支在易北河对岸修建桥头堡的美国军队大概早就想冲进柏林城了。

这支编号为第9军的美军指挥官为威廉`辛普森,是一位富有魅力的人物,在美国陆军中享有盛誉。他幽默风趣,体恤下情。

有一次,他奉命去整顿某营士兵。这是一群纪律涣散、桀骜不驯且又邋里邋遢的士兵。许多指挥官被他们弄得焦头烂额。辛普森让士兵们排队站好,然后对他们说:“为了严肃军纪,全体官兵必须马上去理发,全给我收拾得干干净净,注意——现在我就给你们一个干净的标准。”

说罢,辛普森摘下帽子,光秃秃的脑壳在众人面前暴露无疑。众人哄堂大笑。从此以后,士兵们便变了样。

辛普森原先就不同意让俄国人首先攻占柏林。部队到达易北河以后,他发现前面的敌军已经崩溃,大批德国士兵越过易北河向盟军投降。而在柏林的另一边,苏军正在同德军展开激战,德国人正在拼命阻止苏军前进。如此一来,美军直捣柏林似乎唾手可得。

于是,辛普森致电布莱德雷,他准备进军柏林,并且“确信24小时内就可以入城”。

布莱德雷火速回电,让辛普森立即去见他。

辛普森乘飞机来到布莱德雷司令部所在地。一下飞机,布莱德雷就对他说:“我接到命令,让你守在易北河岸,不要去攻打柏林。”

“可是,为什么呀?出了什么事?”辛普森吃惊地问。

“这是艾森豪威尔的命令。”布莱德雷回答。

机会就这样错过了。多年以后,辛普森仍然对这件事耿耿于怀。那么,为什么艾森豪威尔最终会改变主意,放弃攻占柏林呢?其实,艾森豪威尔是很有先见之明的。

首先,这里面有深刻的政治背景。

1945年2月,在克里米亚召开了“雅尔塔会议”,这是在德国战败前,英、美、苏三国首脑举行的一次安排战后世界的重要会议,会议的中心议题是分割德国,而分割德国的第一步是划分三国的占领区。

艾森豪威尔虽然没有参加这次会议,对如何划分三国占领区的原则和结果一无所知,但是他却用自己的头脑与经验作出了惊人的判断。结果不出他所料,雄狮般的斯大林战胜了残废的罗斯福和年迈的丘吉尔:易北河从南到北将德国一分为二,易北河以东将由俄国人统治。

艾森豪威尔实现了自己的预言。

但是,预言归预言,现实归现实。当“雅尔塔会议”作出决定之后,盟军命中注定要放弃攻占柏林。艾森豪威尔在战略上几乎没有什么回旋的余地,因为这是一个不可侵犯的分界线。再说,既然确定了三国分区占领,那么由谁先来攻占的问题就变成次要的了。攻占柏林不再是英、美优先考虑的事情,除非柏林的战略地位突然得到了提升,或者英、美铁了心要把苏联势力排挤出德国中部。

其次,还有现实的军事原因。其中最重要最简单的一条是:德军只有无条件投降后,才算真正完蛋。

最近几个星期,情报部门报告说,纳粹正在奥地利的阿尔卑斯山上建立避难所,希特勒将在那儿指挥游击战争。报告宣称:“阿尔卑斯山由于其地形的复杂,实际上是无法攻入的。这里有着天然的屏障,这里有着迄今为止所发现的最有效的秘密武器,在这儿,军火在不怕轰炸的工厂中生产,粮食和武器储存在其大无比的地下洞中,一支经过特殊挑选的年轻部队将接受游击战争训练。这些装备足以指挥整个地下军队从占领国手中解放德国。”

这份报告有夸大成分,但是德军组织“民族堡垒”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因为有那么多的德国青年疯狂地崇拜希特勒。阿尔卑斯山易于防守,艾森豪威尔担心,希特勒能够从他的山中据点纠集德、意残余部队,把游击战争无限期地坚持下去。艾森豪威尔想迅速、干净、利索地结束这场战争。为了达到这个目标,艾森豪威尔认为盟军必须占领阿尔卑斯山。他认为,这可能是一个比占领柏林更为重要的战略目标。

此外,艾森豪威尔还急于占领鲁尔工业区,以彻底消灭德军赖以生存的工业力量和军事制造力量。

苏联T-34/76型坦克和步兵一起向德军发起攻击,而具体军事形势和因素也不利于盟军而有利于苏军。盟军缺乏攻占柏林的现实条件,即使德军不进行抵抗,盟军的兵力也不足,辛普森率领的美国军队虽然离柏林已经很近,但美军总数才5万人,并且炮兵很弱。而据盟军将领估计,拿下柏林最少要付出10万士兵的生命,对于仅仅一个标志来说,这个代价太高了。此外,盟军的后勤也不足以保障部队的进攻。与此相对,苏军的准备充分得多,他们离柏林更近,并且是大兵压境。如果盟军抢攻,只能刺激苏联加快进攻节奏,先于盟军之前占领柏林,这样盟军仍然是徒劳无益。

在3月27日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一名记者问艾森豪威尔:“你认为是谁先进入柏林,是俄国人还是英、美联军?”

“单从里数看,你就知道是谁了。”

记者又问:“这是否意味着盟军改变了1944年9月挺进柏林的计划?”

艾森豪威尔仍然回答:“单从里数看,你就知道是不是了。”

雄心勃勃的希特勒一直把占领苏联作为自己征服世界的一个重要的战略目标和步骤。

在波诡云谲、错综复杂的“二战”中,苏德战争是其中一个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血与火之中的恩怨,攻守强弱的转换,为我们理解苏联占领柏林有着很好的背景作用。

1940年夏,德国征服北欧、西欧诸国后,即着手制订入侵苏联的战略计划,进行侵苏的准备工作;1941年春,侵占巴尔干半岛后,德国开始在东欧集结兵力,加紧完成对苏作战部署。德国对苏作战计划“巴巴罗萨”方案确定其战略企图是:集中优势兵力沿三个战略方向实施闪电式进攻,把苏军主力消灭在苏联西部地区,使用空军摧毁乌拉尔工业区,最终击败苏联。

1941年6月22日拂晓,德国撕毁《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突然进攻苏联。准备不足的苏联刚开始节节败退。渐渐稳下阵脚后,苏军开始积蓄力量,伺机反攻。

1943年2月2日,苏军围歼了进攻斯大林格勒的德军主力。苏军取得斯大林格勒会战的胜利,从根本上扭转了苏德战场的局势。

1943年夏秋,战局以苏军主动进行的库尔斯克会战开始,双方在普罗霍罗夫卡地区进行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规模最大的坦克战,并以苏军的获胜告终。从此,苏军完全掌握战略主动权,德军彻底丧失战略进攻能力,全线转入防御。

1945年的东线,德军已被赶出苏联国土,主要战场转移到东普鲁士、波兰和捷克、匈牙利境内。为了配合盟军在西线阿登地区粉碎德军的反扑,苏军从1月中旬起在北起波罗的海、南至多瑙河的广阔战线上发起进攻,并连续进行维斯瓦河——奥得河战役、东普鲁士战役、东波美拉尼亚战役等战略性进攻战役,一步步逼近柏林城。

攻守易势,强弱转换,德军已经不是苏联人的对手。苏联人始终把柏林作为自己的最高战利品。苏军在对德作战中首当其冲,发挥着重要作用。其兵力和装备也远胜于盟军。况且,苏军占据着有利地形,已经前进到奥得河——尼斯河一带,距离柏林仅仅60公里。为了粉碎希特勒的阴谋,彻底消灭德军,迫使德国法西斯无条件投降,苏军决定以自己的力量攻克柏林。

艾森豪威尔的计划与苏联不谋而合。1945年3月,艾森豪威尔与苏联最高统帅部建立了直接联系。

3月28日,艾森豪威尔通过驻莫斯科的美军委员会给斯大林捎去一封私信,把最高统帅部的作战计划通知了斯大林,并询问斯大林苏军统帅部的近期计划是什么。同时,艾森豪威尔将此信抄送盟军参谋长联席会议,这是他正式将这个战略计划通知那个权威性的组织。

艾森豪威尔在信中写道,他最近的目标是包围鲁尔地区,截断这个工业中心与其他地区的联系。他打算4月1日结束这场战斗,然后突破敌人的防线,与苏军在易北河会师。

斯大林很快答复了他。他在4月1日的复信中说道:“您运用苏军和贵军联合的方法切断德军兵力的计划与苏军最高统帅部的计划正相吻合。”致电同意艾森豪威尔提出的会师计划和地点。

艾森豪威尔的计划送达莫斯科之际,正值法西斯德国分裂盟国联合阵线的企图日益明显之时。艾森豪威尔的这封信引起了英国首相丘吉尔的极其不满,他反对最高统帅部的这个计划,并认为将这个计划通报给苏联人是越级行为。

艾森豪威尔据理力争,否定了英国的主张。

1945年4月21日,艾森豪威尔再次致函苏联最高统帅部,通报了盟军在易北河停止前进的决定,并说明了有关美军驻防的详细情况。

攻克柏林,非苏军莫属。 (

Copyright © 2001-2019 dnk1.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