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途岛海战》最后放弃瓜达尔卡纳尔长官之死

万象 百科 2020-06-12 09:35

在中途岛和瓜岛尽管吃了败仗,但联合舰队官兵对山本长官的信赖丝毫夫发生动摇。这看起来近乎无限信仰的程度。长官也一样,对一切责任全部由自己承担,从未指责过部下。

长官即使在接近赤道的腊包尔和特鲁克也经常身着纯白的军装。他那仪表堂堂的英姿是联合舰队的象征。同他接触的人从他身上感到一种可以意会而无法言传的印象。

4月6日下午,角田中将为了参加"伊代号作战"的第一个战役"X攻势",亲自乘坐陆基攻击机,引导一批战斗机从布纳卡纳乌出发,向布因南方的小岛巴拉列飞去。

这一天天气恶劣。一场暴雨下过后,蒙上了一层火山灰土曲机场和腊包尔街道遍是泥泞,难以通行,连汽车也难于开动。山本长官不顾路泞难行,到远离其住处
角田部队的飞行员们听到山本长官的表示鼓励的话语之后,一个个兴高采烈地出发了。机场跑道上到处是泥泞,战斗机的轮子上沾满了泥污,在角田司令官座机的带领下,战斗机一架跟着一架起飞了。冈村也乘坐司令官机。飞机"忽"地一声离开地面时,冈村不由向飞行指挥所方向看了一眼,长官和宇垣参谋长的纯白色的军服在那里显得格外醒目。这跟长官在柱岛和特鲁克迎送舰队时的情况毫无二致。然而,飞行员们出征前受长官亲自送行这在太平洋战争中还是破天荒第一次。

腊包尔南方海面上好象垂下了黑幕,一道厚厚的风雨壁遮断了他们的视线。冈村所引导的不单是复座机,此外还有45架单座飞机,因此,必须格外谨慎。不管司令官有多么旺盛的进攻精神,在这种情况下也是无能为力的。他们飞了
要先让战斗机降落。一共才2架,起落架被固定住以后,竖立起来。他们一直看到战斗机降落完毕。他们最后着陆,直到跟司令官一起回到飞行队指挥所,冈村的心才算一块石头落了地。因为这时冈村在昏暝的暮色中看到了长官的白军服。他收到了冈村返航的电报,正在等待冈村归来。

按计划要在7号开始攻击,无论如何也要在6号这天到达巴拉列,可现在情况很糟。冈村驱车在遍地泥泞的夜路上摸索着到山下的小泽部队司令部去,等到冈村受领完命令回到机场时,已经是午夜时分了。按照命令,部队要在7日拂晓起飞,飞到巴拉列,按预定方案实行攻击。

传令员当即飞走了。

7日拂晓机场上开始做出发准备。地理情况不熟,又加上困难很大,可谁也没有不满,没人发出怨言。

"不要辜负长官的期望",这就是笼罩全队的一种情绪。冈村自不待言,就是喜欢挑剔的角田司令也没有必要抬高嗓门讲话。

尽管准备工作有了很大变化,但是"X攻势"还是按原定方案进行的。

"伊代号作战"结束后,山本长官对参加作战灼各部队的指挥官、飞行队的军官以上人员做了训示。他说今后战局不容乐观,海上战争的胜负首先取决于航空战的成败。他的讲话说服力很强,给聆听训示的人一种异常深刻的印象。

4月18日,长官为了到第一线布干维尔岛南端的基地去视察,于上午6点从腊包尔出发飞向巴拉列。送别了长官机之后,冈村陪同角田司令官从腊包尔起飞到特鲁克去。回到"飞鹰"号上时,通信参谋面带悲痛的表情,把一分电报交给角田司令官。平时颇为沉着的角田司令官这回也"噢"地叫了一声,接着便哑口无言了。

当天山本长官的行动在长官的随行人员--联合舰队参谋长宇垣缠中将的日记里有着详细的记载(下面引用的文字即为日记的原文):

"山本长官为观察前线和访问第十七军司令官而去布因,预定十九日返回特鲁克。"过去的9个月,在瓜岛陆地战斗中,输送,撤退作战中,为配合这些战斗而进行的航空警戒和空中攻击中,长官对于反复进行殊死战斗的所罗门群岛方面的陆海军部队,特别是第十七军司令官百成中将指挥的陆军部队始终、十分关切。长官此次布因之行正是他的一片深情的表现。长官平时在腊包尔总是着白军装,而这回为了向陆军致意,第一次穿上了草绿色的第三种军服。

"长官所乘飞机为一式陆上攻击机,一号机中有长官,隔崎副官、高田军医主任,一号航空参谋樋端。

乘坐二号机的有参谋长、北村会计主任、今中通信参谋、二号航空参谋室井。海洋气象主任"飞机是在上午6点从腊包尔机场起飞的。

"日军们上机后,2机当即发动,来至跑道终端时,先是一号机,其次二号机依次起飞。湾内火山尽收眼底,编队向东南方向飞去。天晴气朗,视野清晰,堪称最佳飞行天气。

时刻可以看到左右后及上方各有3架战斗机实行警戒与护卫。根据日军的记忆,飞行高度为1500米。二号机位于一号机的左斜后方,编队技术高超,两机机翼几乎相抵,位于一号机指挥官席上的长官的侧影以及其他人不停移动的身姿历历在目。

边飞行边听取飞行用图所附地物说明。每个人都在仔细玩味此次舒适的飞行。

飞至布干维尔岛西侧时,飞行高度降至七八百米。飞机呈一直线飞越热带原始林时,机中传来一张纸片。上面写着:'按计划于0745在巴拉列着陆,日军看下手表,时间为0730,当即忆起只剩最后一刻钟飞行。

此时,日军们所乘飞机突然随一号机急剧下降,一时竟降到50米高度。怎么回事?大家共同感到奇怪。及至问到位于通路上的机长(或者是飞行军士?)时,回答是,'可能发生了事故。'既然这样讲,一定是重大事故,真是过于疏忽大意。'事后判明,日军上空战斗机发现美军24架战斗机在向南飞行途中突然折回。发现这一情况后,当即俯冲以便向中攻队告警。此时,一号机亦认出美机。时间紧迫,不容半点迟疑。该机亦急忙俯冲下降,险些与密林相触。至此,飞行员进入战斗部署,打开炮闩,准备射击。风声、机枪声交相混杂。

座机下降至几乎与密林相触高度时,美机与日方护卫战斗机已展开队形进行空战。4倍于日军的美机紧紧咬住日军中攻机不放。对比,日军中攻机骤然来一个90度的大角度回避。机长凝视上空,发现美机向日军冲过来时,用手拍主驾驶员肩膀并指着左右方向。

一号机向右,二号机向左,两者分开后,距离逐渐加大。完成第二次回避之后,日军想看一下一号机情况怎样。不知为什么,只见一号机在大约4000米的距离上,贴着密林的顶端,冒着烟火,减速向南滑去。

'糟了!!'日军心中暗想,一把拉过站在斜后方通路上的室井航空参谋的肩膀,用手指着说:

'看,长官机。'

长官就这样和日军们永别了。

这是仅仅
噫,万事休矣!!

此刻,日军机来不及飞向莫伊拉岬,全速向海上飞去。向右后方望去,只见一号机最先到达的地方,双方在进行空战。机体呈H型的P-38战斗机上升半圈以后,来个急回旋向日军机逼近。来得好哇!日军把机枪对准紧跟在后面的美机,这是一场你死日军活的战斗。

开炮的声音清晰可闻,美机更加接近日军射击线(指未击中--原作者注)。此刻,美机利用其速度优势,迅速向日军接近,其射击线按水平方向忽左忽右地向日军集中过来。不时可以听到机体中弹的声音。一时束手无策,感到'末日'来临。

此时,日军机枪射击声减少,再也听不到指挥官的声音。据判断机上有人牺牲。室井参谋摊开双手伏在桌面上。看来,美机早已击中日军机,日军机上已有人被打死(事后根据会计主任目击情况得出的结论)。

坐在日军前面的主驾驶员感到右机翼中弹,为做好迫降准备,他拉动了舵杆,降低了飞行高度,本想最后恢复水平位置,但此时已操纵失灵,于是不顾一切,当即以全速按俯角向水中冲去,紧接着又以九十度以上的角度向左翻转。

冈村已做好了思想准备,不是坠落,就是迫降。冈村感到有一种刺痛的感觉。俯冲时,忽感到某种异常的感觉,在飞机突然翻转的瞬间,冈村翻了个筋头,从指挥官座席跌到机内通道里去,冈村想大概就是在那一瞬间负伤的。

飞机坠落的同时,周围一片黑暗。冈村感到海水以排山倒海之势扑来,而冈村却一筹莫展。"一切都完了。头脑里除了这种念头以外,再没有其他想法。似乎既没有焦虑,也不想垂死挣扎,因为已失去信心(也不认为自己失去了意识,因为并没呛水。日军判断转瞬之间就要丧命了)。"(中间从略)

出事当天通过-电机搜索确定了一号机坠落位置(据报告机体业已烧毁,人体无法辨认)。布干维尔岛的土著居民最先向在该岛西岸修筑道路的陆军部队报告了一号机坠落位置。陆军当即派出救援部队,翌日,先于海军救援队到达出事地点,收容了遗体之后,在归途同海军部队会合。

长官遗体躺在机外的凳子上,手中依然握着军刀,身体,尚未腐化。用猎潜艇护送途中进行检视时,发现头下部及肩部被机枪子弹打穿。可以设想,长官在机上并没有当即死去。据主任医师讲,半烧伤部分尚可辨认,而烧得糜烂的部分则模糊不清。

至于二号机,曾在水深二十米的水域附近派潜水员努力搜索,但只发现飞散四处的机轮、发动机、螺旋桨、机枪秘一把军刀,机体本身未能发现。第2天和第3天有两具飞行员的尸体漂至海岸。

两机人员中只有日军和会计主任幸存,长官以下幕僚及飞行员全部牺牲。虽说战争中死人乃是司空见惯之常事,但是日军终究有不周之处。

据事后听到的消息,一两天以前进行的早晨侦察中曾发现美军按战斗编队飞行。对比以前的单机行动,这应该认为是十分异常的情况。这一报告于出事后第2天以综合报告形式交给东南方面舰队,但为时已晚,无济于事了。

山本长官的许多部下把鲜血流在了所罗门群岛的土地上。尔今,在海军和全体国民中深孚众望的山本长官也跟昕罗门的朝露一起消失了。海军航空界的俊秀樋端和室井两位:参谋也有着跟长官相同的命运。宇垣参谋长虽负重伤,但终于幸免遇难。

山本长官一行的行动本来是严格保密的,然而位于布因岛南面的肖德兰水上飞机基地指挥官为了表示礼仪,在给其所属部队拍电报时,曾用过"长官将到此地"的电文,这一电文被设于珍珠港的尼米兹情报机构截获并破译了电码。这一情报当即送到瓜岛的亨德森基地。由米契尔少校指挥的16架P-38型双机身双发动机的战斗机在布干维尔岛西南端附近待机行动。

长官一行对此一无所知,在临近目的地巴拉列时遭到敌帆奇袭。在兰法亚大尉编队的火炮射击下,长官机在莫伊拉岬的303.9度,距海岸8海里的陆地上被击坠。

后来,日军曾因为处理作战事宜去布因基地,顺便参拜了长官墓。布因根据地司令部附近竖了一座朴素的纪念碑。

无论上次的中途岛海战,还是此次的遇难,美国的情报人员都极为活跃。结果,不仅挫败了日本海军中一位最卓越的指挥官山本大将的作战计划,而且还剥夺了大将本人的生命,加速了日本失败的进程。

中途岛海战后,山本长官曾给自己的命运做过预言,不幸的是预言果然应验了。而战争推移的进程也正好和人将在开战前所预计的一样。

强烈主张开战的人也许直到现在依然做他们的胜利的美梦吧?日军们这些只是奉命在前线打仗的人也许还能得救吧?他远见卓识,坚决反对跟美英打仗。在他的意见未被采纳以后,他虽然知道国家的未来,但还是不得不用自己的双肩担负起国家的命运。大将的这种矛盾的心情冈村是无法用笔墨所能描述的。

大将于大正十三年在霞浦航空队任副长,同海军航空兵发生关系以来到现在正好是
冈村在特鲁克悲伤地看着降下大将旗的"武藏"号旗舰的桅杆时不由产生了上面的想法。 (

Copyright © 2001-2019 dnk1.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