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战》蓬勃发展的信息战

万象 百科 2020-06-15 16:46

第二节

蓬勃发展的信息战

20世纪,是世界军事史上最丰富多彩的一页,爆发了两次世界大战,进行了近半个世纪的冷战,发生了从步骑兵战争到机械化战争的军事革命……当我们站在世纪之初,还没来得及回眸、喘息时,一种全新的作战样式——信息战,已搭乘着新时代的列车闯入我们的视野。

一、信息战走上历史舞台

这是一个社会变革的时代,也是一个军事变革的时代,伴随着冷战铁幕的坍塌和海湾战争的炮声,一场波澜壮阔的新军事革命正在席卷全球。信息在战争中的作用也逐步显现出来,并从战术层次向战略层次深化,逐渐由从属地位上升到主导地位。海湾战争和科索沃战争“拉开了信息战争的序幕”。

历史一再告诫我们,军人的目光始终要瞄准“下一次战争”,而“下一次”决不是“上次”的重复。《大趋势》的作者约翰`奈斯比特认为:在农业社会里,人们习惯于向后看;在工业社会里,人们注重于现在;而在信息社会里,人们着眼的是未来。海湾战争后,美国的一些军人并没有陶醉在海湾战争的胜利中,而是指出海湾战争经验有着很大的局限性,到21世纪初就将进入历史博物馆。于是他们出台了《2010年联合构想》,紧接着又推出了《2020年联合作战构想》。

早在1986年,在计算机和因特网尚未大踏步发展的时候,有人便以极其敏锐的目光、超前的思维,从蛛丝马迹中预测和设想了信息战这种信息时代未来战争超乎常规的新形式。我国青年学者沈伟光在1990年出版的《信息战》一书中敏锐地指出:“借助时代的望远镜遥望‘新大陆’,信息社会这块肥沃的土地培植的战争奇葩——信息战,悄然开放,超乎人类想象地盛开。”美国战略研究员查理斯`B`埃佛雷特等在《信息战与美国国家安全的评论》一文中指出:“信息战理论的提出是一位非西方人,是中国的沈伟光。”

信息战实例

1987年4月17日,解放军报以信息战的崛起为题,第一次披露了这位“小人物”关于信息战理论的研究成果,这比美同着名的未来学家阿尔文`托夫勒在其颇有影响的《力量的转移》一书中提出的信息战概念足足早了3年。世界范围内的资料检索显示,是沈伟光第一个提出了“信息战”这一概念。随后,他那洋洋20余万言的《信息战》也结撰成书。这是世界上第一部关于信息战的专着。

沈伟光在书中明确指出:“信息战,广义上是指对垒的军事集团抢占信息空间和争夺信息资源的战争。狭义上是指战争中交战双方在信息领域的对抗。”该书大胆预言,未来将出现“信息工厂”、“信息军队”、“信息宪兵”、“信息联盟”、“信息边疆”等;军队结构将趋于小型化、分散化;先进武器威慑将成为战争的主要样式;“智力型”是军人素质的主要特征。这些观点都很有预见性,现在看来也都是正确的。

军事专家王保存撰文指出:“海湾战争具有巨大的昭示作用,它使仍沉湎于机械化军事形态的人们从睡梦中惊醒,恍然大悟,茅塞顿开;信息在战争中的作用表现突出,芯片的作用大于钢铁;战争形态正在发生深刻变化,机械化军事形态正在向智能化军事形态转变,一场史无前例的军事大变革已悄然来到我们身边。”“这场军事革命,是以人类技术时代由工业时代向信息时代过渡为主要动因,以高技术特别是信息技术的发展为直接动力的,以争夺21世纪国际战略格局中的有利地位为根本目的,把适应打机械化战争的工业时代的机械化军队,建设成适应打信息战或信息化战争的信息化军队的过程。”“时至今日,变革才仅仅是序幕的拉开。即使新军事变革的始作俑者美军,也只能说已经完成了舆论准备和概念争论,提出了政策和规划,进行了部分的试验性工作,全面而深刻的变革实践还在后边。”

美国国防大学校长塞尔姜中将认为信息战的总体概念是:信息战是以夺取决定性军事优势为目的、以实施信息管理和使用为中心而进行武装斗争的手段。具体内容包括:夺取信息优势、反信息获取、利用信息优势摧毁、破坏或瘫痪敌方国家信息基础设施及其发动战争的能力,使其最高当局放弃发动战争的意图,从而达到不战而胜或以较小代价取胜的目的。信息战理论的主要特点是力图以软件作战逐步取代打钢铁战。

美国国防大学高级研究员马丁`利比斯基博士预言:“如果美国的信息系统能覆盖全球,那么所有信息就可以传给我们的朋友,直率地讲,就是他们提供武器,我们指示目标。”显然,未来的战场实际演变成两个或多个战场,有形与无形相互交织。

美国天基红外系统示意图

英国《简氏防务周刊》载文称,“未来战争将是综合性高技术战争,单靠某一种技术、某一种武器装备、某一种领域的优势,将很难左右武装冲突的结局。网络战和电子战固然将在未来战争中占据重要地位,但只有二者的结合即信息化战争,才是未来的主要战争形式。”

外国军事理论界普遍认为,1991年的海湾战争“既是现代工业技术力量之间的较量,又是以信息技术为基础的信息时代的战争”。战争结束不久,美国防部指挥控制政策局前局长艾伦`坎彭就发表了一部题为《第一场信息战争》的长篇专着,认定海湾战争是人类社会刚刚进入信息时代的第一次战争。

美国军事专家们还普遍认为,“新军事革命”能保障建立新型高效的信息系统、远距侦察——突击综合系统和制造无人驾驶兵器,以及将军事行动大规模地扩展到信息领域和宇宙空间。信息战不仅将改变未来战争的性质、从根本上革新发达国家军队及战斗的方法,而且还将对世界力量对比产生重大影响。传统的概念,如空中优胜、坦克战、航母编队和海上登陆作战等,将很快消失。下列战区军事行动样式将占据主要地位:

空中——以大作战半径的隐形无人驾驶飞行器为主;

陆地——采用疏散、非线形战斗队形的大纵深突击;

海上——使用水下攻击系统,以及路基和天基兵器;

太空——(和太空外)战斗行动;

信息空间——采取独立和(与其他军种协同的)联合作战行动。

二、信息战让战争旧貌换新颜

20世纪是一个战乱频仍的世界,战争的种类和次数之多、规模之大、程度之烈、影响之广,为历史上任何时期所不能比拟。随着时间的推移,战争从一般热兵器战争走向机械化战争、核威慑条件下的局部战争、高技术战争,最终走到了信息化战争。

第一次世界大战——总体战争的开端。

第二次世界大战——机械化战争的巅峰。

朝鲜战争——“世界性”局部战争。

越南战争——有限战争理论的第一次实践。

……

1981年6月,以色列悄悄出动14架战斗机绕过约旦等国的雷达监视区,神不知鬼不觉地飞临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东南20千米的空域,一举摧毁了伊用5年时间、耗资5亿美元建起的核反应堆。以军飞机安然返航,整个作战时间仅为2分钟。

1981年8月,在锡德拉湾,美军两架F-14战斗机,从“尼米兹”号航母上突然升空,用两枚“响尾蛇”导弹,分别击中了利比亚2架苏-22战斗机,战斗时间仅用了1分钟。

1982年2月,英同特混舰队行程13万千米,到大西洋南端的马尔维纳斯群岛水域,与阿根廷军队展开了空前的封锁与反封锁、空袭与反空袭、登陆与反登陆战斗……导弹战、电子战纷纷亮相,硬打击与软杀伤交织,陆海空天一体。150多架飞机纷纷坠入大海,数十艘现代化舰船或受重创或葬身海底,阿军“超级军旗”式战斗机在40千米外的超低空仅以1发“飞鱼”导弹,就击沉了英国最先进的价值2亿美元的“谢菲尔德”号驱逐舰。

“响尾蛇”导弹

1982年6月,以色列空军以美制F-15和F-16战斗机、E-2预警机等,只用6分钟就摧毁了叙利亚部署在贝卡谷地的价值20亿美元的19个“萨姆-6”地空导弹连。在此后两天内,以军共摧毁叙42个导弹连阵地。

1985年10月,以色列出动8架F-5战斗机和2架加油机,长途奔袭2400千米,瞬间便摧毁了设在突尼斯市东南35千米的巴解总部,飞机无一损失。

1986年4月,美军数十架战斗机、电子战飞机和加油机,经5000多千米夜间长途奔袭,悄悄飞到地中海上空,与其第6舰队的几十架各类战斗机统一编队,分4个波次飞向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和班加西城。到达预定位置后,数十枚“百舌鸟”反雷达导弹和“哈姆”高速反辐射导弹,以及60多吨激光制导炸弹和集束子母炸弹,铺天盖地地从天而降。不到半个小时,利比亚东西两城的雷达站、兵营、导弹阵地和20多架飞机被炸毁,有些炸弹不偏不倚地落在利比亚总统卡扎菲当晚的居住地。

1989年12月,美军首次使用F-117隐形战斗机,成功地躲过了几个国家的雷达监视,以密集编队长途飞行数千千米,空袭了巴拿马城西120千米的一个军用机场和两个步兵团,使后续空降部队未遭任何抵抗便轻而易举地占领了机场。

1991年,刮起了一场席卷波斯湾的“沙漠风暴”。

在人类战争史上,海湾战争是一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承前启后的重要战争。它发生在工业时代向信息时代的过渡时期,既有工业时代机械化战争的“旧貌”,也展示了不同于以往的信息时代信息化战争的“新颜”。

海湾战争是这样揭开这个转变的序幕的:

多国部队在很短的时间内,建立了一个庞大的计算机网络系统。该系统从美国五角大楼国家军事指挥中心,经美军中央司令部指挥中心,到美军中央司令部前线指挥中心,把各军种、各国参战部队、各指挥层次、各作战要素联系起来,构成了一个周密快捷的信息网络。仅美军中央司令部前线指挥中心的信息实力就达1000多名参谋人员、100多条国防卫星通信系统的卫星线路、26条自动数字网络,并装备了一批大型计算机、上千部台式计算机、激光打印机、数千个系统软件。在执行“沙漠风暴”空袭作战中,多国部队共动用70多颗卫星、118个机动卫星地面站、12个商用卫星终端、81台交换机、329条话音线路和30条文电线路,使用3万种无线电频率、4万台电脑。如此强大的信息实力,保障了指挥控制的快捷、高效。美军为每辆坦克、每辆装甲车、每架飞机、每艘舰船、各指挥部和陆军小分队都装备了全球卫星定位系统GPS接收机。在轨的16颗GPS卫星,每天可提供19小时的三维数据信息,极大增强了战场的透明度。

在电磁斗争方面:美军在空战前24小时,利用EF-11A和EF-6B电子战飞机,干扰伊军的监视警戒雷达,用EC-130H电子战飞机干扰伊军的通信系统和导航系统,使伊军失去侦察和警戒能力,通信联络中断,确保了美军高新技术兵器的突击效果。

如同这场战争所显示的,在现代战场上,信息实力已逐步占据主宰地位。当信息以最生动、最活跃、最积极的力量主宰战场的时候,兵力兵器的优势不是真正的优势,在兵力兵器优势之上的信息优势,才是真正的优势。

科索沃战争是20世纪末最后一场战争。

科索沃战争具有信息时代战争的一些鲜明特点:

EC-130H电子战飞机

第一,它是航空兵和精确制导武器双挑大梁的“非接触性战争”。在78天的战争中,美国和北约出动飞机3.8万架次,投掷和发射了约23万枚炸弹和导弹,其中精确制导武器占35%。北约的打击力量有部署在地中海和亚德里亚海的海军舰艇和航母舰载机,有从英、意、荷、土等国基地起飞的B-52、F-117、F-16等各型飞机,甚至有从美国本土直接飞来的B-2轰炸机。北约利用各种巡航导弹和防区外发射导弹,进行远距离打击,战场上的攻击机多从15000英尺(1英尺=0.3048米)高空投弹,双方的地面部队均未介入。

第二,空天主导作战,远程和高空打击是主要作战样式,空袭战成为达成战争目的唯一手段。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在太空动用了几十颗卫星,空中有各型先进飞机,海上有航母编队,在马其顿还部署了地面部队,战争自始至终都体现了陆、海、空、天、电全维立体作战的特点,紧密配合,进行全天候、全纵深的立体打击。北约通过空袭最终迫使南联盟从科索沃撤军,空中战斗主导了战争进程,并第一次决定了战争胜负。

第三,信息战贯穿了战争的全过程。

情报战斗争激烈,双方各有特点。交战双方最早展开的是情报战。北约的情报战,太空是侦察卫星(50余颗),空中是侦察飞机(80余架),地面是侦听站(周边侦听站达50余个),同时还向南联盟境内派遣了数百人的情报人员,负责搜集情报、指示目标、评估效果。北约的情报战早在战前一两年就开始了,对南联盟的重要战略战役目标参数,包括指挥中心、工厂、机场、桥梁等,大部分已掌握。南联盟在技术上处于劣势的情况下,一方面通过第三者获取北约情报(初期),另一方面积极展开反情报作战,如驱逐境内的可疑人员,清除北约“耳目”,封锁战场信息;开战后,驱逐参战国记者,进行新闻检查,派人搜寻北约空投的卫星定位系统和干扰机。南联盟还通过内线手段,预先获悉了有关北约进攻的情报并做好了战争准备。

心理战贯穿全过程,影响明显。北约一方面利用媒体对南联盟发动大规模的宣传战,向南联盟领导人和民众施压;另一方面想方设法破坏和封闭南联盟的宣传工具。南联盟则利用媒体进行反心战宣传,鼓舞士气,凝聚民心,分化瓦解敌方,争取国际社会的支持。

网络战初露端倪,各显其能。科索沃战争也是互联网上的第一场战争,双方争斗相当激烈。北约通过互联网对南联盟进行大规模的心战宣传,大量发布反南联盟政府的宣传材料,利用计算机对南联盟网络实施攻击,企图利用计算机病毒瘫痪南联盟的指挥控制系统,甚至搅乱其金融系统。南联盟通过互联网向外界揭露北约的暴行,提供战争信息,打破了北约的封锁。南联盟计算机“黑客”还不断攻击北约的计算机网络,给北约造成了不小的麻烦。1999年3月31日,北约发言人谢伊称,自从北约开始对南联盟实施空袭以来,北约的信息系统便连续遭到南联盟等电脑“黑客”的网上攻击,致使北约部分计算机系统的软、硬件遭到电脑“病毒”重创。更有消息说,由于受到“黑客”的攻击,美国白宫的网络服务器在3月29日全天无法工作。英国等欧洲国家一些有关网站多处遭到破坏,北约轰炸行动中最依赖的英国气象局网站损失惨重。不仅如此,“黑客”还通过注入“梅莉莎”、“疯牛”等病毒造成了4月4日北约军队的少部分计算机信息通信瘫痪,美军在互联网上的一些电子信箱被阻塞等。还有报道说,美国的“尼米兹”号航母曾经瘫痪了3个小时。如果说,南在反空袭战中处于守势,在网络战上则处于攻势。

电子战先期使用,强度不大。空袭开始时,北约采取了一些电子战行动。如使用电子战飞机掩护突防,对南指挥系统实施电子干扰、压制,同时使用新式的电子战武器——电磁脉冲弹,对无线通信造成了一些影响。但总的说,北约电子战强度比预计的小。南军指挥基本上没有中断。这与海湾战争不同。其原因是北约认为南军构不成对手,预定的空袭时间比较短,没有做更具体的电子战计划。

“尼米兹”号航母

伊拉克战争是这样打响的。在此次对伊开战的第一天的空袭中,就是因为卫星侦听系统“打听”到萨达姆可能停留的地点,所以才发动如此突然的打击,即美方所称的“斩首行动”。

华盛顿时间2003年3月19日下午5点左右,中央情报局总部突然获得从巴格达传来的一条“绝密”情报,萨达姆正在巴格达南部的一处地下位置召开亲信会议,情报称估计萨达姆在3个小时内不会离开这个目标。中央情报局局长特内特在5:30分左右,向布什紧急汇报了这个情报,并建议总统:“现在是除掉萨达姆的天赐良机!”布什下达命令,立即在白宫召开国家安全会议,决定提前打响对伊拉克的战争。到会的切尼、鲍威尔和拉姆斯菲尔德等人均认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于是总统下达了攻击的命令,对伊战争提前12小时打响。一个F-117隐形飞行中队紧急出动,装上了每枚2000磅(1磅=453.59克)重的爆破炸弹,飞向巴格达南部,于是出现了3月20日凌晨巴格达南部一处目标连续遭到炸弹攻击的情景。

(

Copyright © 2001-2019 dnk1.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