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战力量一体化

万象 百科 2020-05-25 13:02

信息化时代,军事领域的各种要素无不被信息技术有机地“粘贴”在了一起,诸军兵种的力量结构趋于高度的融合,就像“诸个鸡蛋被打破并经过搅拌后的混合体”已经分不清“你我”。军种界限趋于深度的模糊,作战力量已经形成了一个操作性很强的体系或者系统,作战形态也自然表现为一体化联合作战,作战体系中的各作战单元、作战要素能够“互连、互通、互操作”,“触动作战体系中的任何一个部位都会引起整个体系的反应,破坏体系中的任何一个部位都会影响作战体系整体效能的发挥”。

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四场现代化条件下的局部战争快速制胜、压倒性制胜的铁一般的事实,充分展示了一体化作战力量体系的巨大威力,作战中各作战单元和要素构成有机的体系后,作战效能大幅提升,体系中作战单元的战斗效能成倍增长。一体化作战力量体系使传统的作战力量编成很难与之相比较、相抗衡。可以这样形象地比喻:一体化作战力量体系是“金刚石”,而传统的作战力量编成则是“石墨”,因为二者的结构本质上是不同的,尽管成分很相似,很显然“金刚石”有着比“石墨”强得多的硬度。

一、作战力量一体化的表现

1.军兵种之间的界限将打破

信息化战争中,由于信息技术在战场上广泛应用,军队具备崭新的指挥、控制、通信和情报能力,将使传统的陆、海、空战场连成一个陆、海、空军都可以驰骋的统一作战空间,保障所有参战部队和参战人员能够在统一的作战意图下实施多军种联合作战,从而极大地促进了军队的纵向和横向联系。这种趋势无疑将对传统的军兵种结构造成根本性的冲击,将促使军兵种合成的迅速发展和范围扩大,打破系统与系统间的界限,形成一个协调一致的整体,最终导致真正的陆、海、空一体化部队的形成。

2.军用与民用技术设备之间的联系更加密切

从装备方面看,在工业时代,坦克、飞机、军舰、火炮是完全独立于民用品之外的纯战争工具,而在信息时代,虽然这些钢铁庞然大物依然存在,但更多、更重要的武器装备却是精巧化、智能化的电子信息设备。而这些军事设备大都与民用产品具有部分或全部的兼容性,所以,许多民用产品都可以作为军事装备为军事服务。

从技术方面看,未来战争的科技含量将继续增加。由于科学技术的军民通用性增强,所以,许多军事技术都能找到相通的民用技术。随着军队对信息系统依赖的加深,随着民用信息通信系统在信息化战争设施中比重的不断增大,民用信息技术将越来越体现出军用性。

3.军人与平民之间的差别将缩小

工业时代的战争,军人在前方,平民在后方;军人拿枪打仗,平民做工支援,两者界限分明。而在未来的信息化战争中,战场不分前后方,打仗不分是否拿枪。科学家和工程师不仅可以为军队的信息系统提供维护与防护支持,特别是在计算机病毒防治与对抗、与网络“黑客”的斗争中充分发挥优势,而且可以直接利用军用或民用的通信网络、计算机网络和电视网络,以及各种能产生电磁频谱的器材,施放电磁脉冲、注入计算机病毒、编造各种假图像和假信息,干扰、破坏敌人的电磁频谱输入、输出系统,单独或综合地、直接或间接地实施信息战。

二、网络化的信息系统为作战力量一体化提供了技术支持

网络化的信息系统,是指以计算机为核心的战场感知、信息传输、指挥控制综合网络,通过它可有效地把各个作战单元融合成为一个整体,以便更好发挥作战的整体效能。工业时代的树状、纵向指挥的通信系统,严重制约了战场信息的搜集、处理和利用,从而阻碍了作战力量的最优聚合,难以达成体系对抗。信息化条件下,网络化的信息系统的形成,能够实现诸军兵种间的信息实时共享。当前,最为典型的网络化信息系统是美军的C4ISR系统。信息化战争中,作为主要武器装备的C4ISR系统、信息战装备、精确制导武器和信息化作战平台,通过全球信息栅格进行无缝连接之后,将形成全维度、全天时、全天候的一体化、实时化作战体系。在这样的作战体系中,传统战争中那种贪大、求全和追高的观念将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品种、规模、性能不再是提高作战效能的关键性要素,系统集成和横向一体化成为最关键的要素。武器装备品种再多、规模再大、性能再好,如果不能并入系统,则不可能发挥作用,在战场上不仅不能形成战斗力,反而将成为好打的目标。信息化战场是一体系统对抗的战场,拥有完善的信息化作战体系的一方能够控制作战手段,灵活选择目标并控制战争进程和节奏;没有相应信息化作战体系的一方,则群龙无首,一盘散沙,数量众多但没有灵魂,因而难以形成作战效能。

三、作战力量一体化使得体系对抗成为主要对抗方式

以电子计算机为核心的信息处理技术和信息网络技术,可实现作战中各个单元的信息化。信息控制系统对各种信息化了的资源予以优化,各种作战要素和作战单元则以“有机体系”的面孔发挥最佳的作战效能。其具体情况是这样的:在信息网络系统的全维连接和聚合下,使得敌对双方的侦察探测、信息处理、火力打击、战场机动、攻防行动、指挥控制、支援保障等,形成一个有机的综合作战体系,构成了前所未有的作战大系统。指战员利用它进行系统对系统、体系对体系的抗争。这使传统的以兵力和火力对抗为计算单位的战争法则发生了深刻变化,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都充分证明了这种变化。体系作战显著提高了战场整体作战能力,可以形成一体化联合作战的合力制敌。

冷兵器时期和热兵器时期,人们的作战思想主要以消灭对方有生力量为主,作战方式单一,对抗力量有限,难以达成体系对抗。信息化条件下,人们不再注重把歼敌、俘敌多少作为胜利的主要标志,而是着眼于破坏敌作战体系的整体结构,瘫痪其主要功能,进而使敌丧失抵抗意志和能力,达到不战或小战而屈人之兵的目标。

依据这些作战指导思想,在信息技术的推动下,电子战、网络战、信息火力战、特种战、心理战等作战方式显形战争舞台,成为重点打击敌作战体系要害目标和关键节点的战法和手段,可有效地对敌信息网络节点、指挥控制系统、侦察预警系统、支援保障系统、交通枢纽等实施打击,造成敌信息不灵、指挥中断、雷达迷盲、武器失控、补给困难、机动受限,最终使敌作战体系功能失调或完全丧失。由此可见,信息化条件下的作战方式可有力地促进体系对抗的形成,并将成为体系对抗的主要作战方法和手段。 (

Copyright © 2001-2019 dnk1.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