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艘航母被感染 没了这个大棒美军拿什么对付中国

万象 军情 2020-06-01 19:12

前国防部海军部副次长克罗普西(Seth Cropsey)也认为这时候要求已经出现大面积感染的“罗斯福”号航母仍然保持作战状态并不合适,当美军、美国以及整个世界都受到新冠病毒影响的时候,他相信美国的潜在对手也面临同样的挑战。

来源:石江月

“罗斯福公主”号事件变成了一部斗争激烈的连续剧!

当地时间4月7日,刚刚用“天真和愚蠢”的语言羞辱“罗斯福”号航母英雄舰长克罗泽尔的美国海军代理部长莫德利,在舆论重压之下和国会议员严厉指责声中,宣布辞职。

在疫情越来越严重的情况下,美国军政界的内部矛盾爆发了!为什么会这样?

答案是,对付中国。

最新的消息是,“尼米兹”号航母上也发现了感染病例,美国海军已经有4艘航母出现感染病例。美军首次面临没有可部署航母“大棒”的窘境。

剧情一再翻转

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星期二当天在他的推特账户上说:“今天上午我接受了莫德利部长的辞职。经总统批准,我任命现任陆军部副部长吉姆·麦克弗森为代理海军部部长。

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的书面声明说,莫德利是“自愿辞职,将海军与水兵置于个人之上,好让美国海军‘罗斯福’号航母与整个海军机构向前走”。

莫德利的辞职声明

这已经是“罗斯福公主”号事件,上演的最新剧情。

第一幕剧情是,由于“罗斯福”号航母上感染的阳性病例越来越多,有可能重演“钻石公主”号事件,所以“罗斯福”号舰长克罗泽尔上校发出一封4页纸的长邮件,捅出了航母上的新冠病毒疫情的严重性和危急程度。

其中,他说了一句话戳中了许多美国大兵和美国家庭最柔软的地方——“眼下不是战争期间,不能让水兵白白丧生”。

这封电邮被泄露到媒体。

第二幕剧情是,美国海军代理部长莫德利在4月3日宣布将“罗斯福”号航空母舰舰长克罗泽尔上校解职,引起轩然大波。

克罗泽尔的建议是合理的,因为航母上的传染越来越严重,连具有单独舱室的舰长都感染了,何况舰上处于大混居的大兵。所以,最稳妥的办法是让美军高层同意,暂时让“罗斯福”号航母处于休整状态,把舰上部分水兵转移上岸,进行隔离和检测。

但是莫德利认为,克罗泽尔越过顶头上司给多人发电邮的做法很不专业,严重缺乏判断力。他宣布对克罗泽尔“失去信心”并将其解职。

第三幕剧情是,克罗泽尔在离开航母时受到水兵们的热烈欢送,他本人随后也被确诊感染了病毒。而“航母舰长受到英雄般的欢呼”这一场景被发到了美国社交媒体上,引起了很多人的围观,并指责五角大楼在这个问题的处理上太糟糕。

五角大楼很没面子,作为事件的直接处理者,海军代理部长莫德利必须对这个事件进行善后,同时要扭转“罗斯福”号航母上那些大兵们的思维,让他们站在五角大楼一边。

结果,“拆雷”的莫德利聪明反被聪明误,生生把这个“雷”给引爆了。

莫德利飞抵停靠在关岛的“罗斯福”号航母并对舰上官兵发表讲话。

他羞辱克罗泽尔,“不是太幼稚,就是太愚蠢”。这位代理海军部长还指责“罗斯福”号舰长克罗泽尔,在海军官兵中如此广泛地散布这一警告,这是一种“背叛”。这一批评,在华盛顿引起了“巨大争议”。

因为,在美国军队中,用到“背叛”一词,是足以让一个人上军事法庭的。

“这是一种背叛。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因为他做了,他把那封信和‘罗斯福’号航母的情况放在公共舆论场下,在华盛顿特区这是一个很大的争议”莫德利说。CNN得到了现场一些“罗斯福”号船员记录的讲话内容,这番讲话被泄露后受到很多舆论指责。

周一晚些时候,众议院军事委员会(House Armed Services Committee)高级成员已经有人对莫德利发出批评,并要求他辞职。之后,莫德利表示接受批评,就自己的言论向“罗斯福”号航母成员道歉。

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史密斯

第四幕剧情,莫德利在压力之下选择辞职。

民主党议员纷纷呼吁莫德利辞职或将其解职。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星期二发表声明说:“悲哀的是,代理部长莫德利的言行显示出他未能把对我军官兵的部队保护工作当成重点。”她说:“他表现出严重缺乏当前所必需的良好判断力和强大领导力。”

在星期二的白宫记者会上,特朗普表示,克罗泽尔是一艘巨型军舰的舰长,不是作家欧内斯特·海明威,不应该写这么长的信发给这么多人。但是他再次表示,这只是克罗泽尔在那一天不顺。当记者问到这位阅历丰富的海军上校何去何从的问题时,特朗普回答说,这要由国防部长按照军种程序处理。

特朗普在记者会上还表示,莫德利有关克罗泽尔的一些言论也不合适。他说,莫德利主动辞职是“无私”行为。

美国国会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史密斯要求莫德利辞职,称对他领导海军失去信心。由于众院军事委员会在军费和相关拨款问题上的影响力非常大,一旦该委员对海军部长表示失去信心,那么军方会考虑这个事件的后果。

如何对付中国?

莫德利在对“罗斯福”航母成员的讲话中,其实涉及到了一个关键问题。也就是美国军方与克罗泽尔在“罗斯福”号隔离问题上一个关键分歧,五角大楼认为,“罗斯福”号是目前美军在亚太海域唯一一艘正处于执勤状态的航母,具有即时作战能力。

如果按照克罗泽尔的方案,90%人员尽快从航母上撤离,进行隔离检测,只保留10%的官兵维持航母的安全,那么航母将短时间内丧失战斗力。这会给美军在亚太海域造成一个航母力量真空。

克罗泽尔认为,这个时候并不是战争冲突的状态,舰上成员没必要冒着全员感染的风险,保持24小时都具备战斗力。但是海军代理部长和五角大楼不同意。

而且,为了让“罗斯福”航母能够保持作战力,莫德利甚至还不惜在对“罗斯福”号航母成员的讲话中宣称,他们的任务就是对付中国,“中国正在亚太地区建立霸权,这就是美国海军必须保证战斗力的原因。

莫德利说:“舰长的做法使人们对我们的航母作战能力和作战安全产生了疑虑,这可能给我们的敌方壮胆、让他们从中获益。必须确保我们可以依赖的海军和海军陆战队,在各地的指挥官能做出正确和专业的判断、并沉着地领导军队。对西太平洋地区来说,这一点尤其重要。”

从五角大楼和海军部长的角度说,疫情根本不象舰长说的那么严重,病毒感染者当中没有一个人病情严重并需要住院治疗。他们更看重的是,如果亚太地区安全出现危机,“罗斯福”号可以很快出海执行战斗任务,发挥它的“大棒”作用。

连莫德利都露骨地说:“我们要让对手需要明白这一点。他们敬重和畏惧这支‘大棒’,他们也应该敬畏它。当你们和整个国家与病毒斗争的时候,我们不会允许任何事情削弱敌人对航母的敬畏。”

据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4月7日消息,目前部署在美国华盛顿州布雷默海军基地的“尼米兹”号航母有两名船员在新冠病毒检测中呈阳性。文章称,当这两例确诊病例被发现时,“尼米兹”号航母正准备进行部署。

除了最新发现确诊病例的“尼米兹”号外,“罗斯福”号、“里根”号和“卡尔·文森”号航母此前也出现了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没有航母这个“大棒”,美国拿什么对付中国?

在2014年至2017年间担任美军太平洋舰队司令的退役海军上将斯威夫特(Scott Swift)也表示,虽然遇到新冠疫情的冲击,“罗斯福”号航母以及整个海军对我们的潜在对手,仍然保持着强大的威慑力。

斯威夫特明显是站在海军一线官兵的立场,“我们正在与病毒作战,我们没有对其他国家作战。部分原因就是海军具有强大的威慑力。如果这艘军舰因为国家安全需要出海行动,它可以做到、也一定能做到。”

曾经在美国海军潜艇上服役过的哈德逊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布莱恩·克拉克(Bryant Clark)说,如果亚太安全突然出现危机,罗斯福号航母依然能很快投入战斗使命,唯一的问题是军舰上有多少人感染病毒、因为身体不适而不能去执行任务。

目前,“罗斯福”号230名船员的冠状病毒检测呈阳性,61%的船员已接受了检测。大约2000人已从船上撤离,并迁移到关岛的岸上。有媒体形容,“罗斯福”号的经历跟“钻石公主”号很类似,简直成了“航母公主”。

美国海军之前设定的目标是在周五晚间之前将2700名船员转移上岸。

前国防部海军部副次长克罗普西(Seth Cropsey)也认为这时候要求已经出现大面积感染的“罗斯福”号航母仍然保持作战状态并不合适,当美军、美国以及整个世界都受到新冠病毒影响的时候,他相信美国的潜在对手也面临同样的挑战。

克罗普西:“当然,我不知道我们的情报部门怎么说,但是整个世界都在为阻止病毒的蔓延而奋斗,我不得不认为中国军队也在进行同样的斗争。”

据美联社报道,美国五角大楼6日确认,在经过了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后,现役美军中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超过1000例,截至当地时间6日早上,达到1132例。其中,感染最多的是海军,确诊病例达431例。

一颗炸弹引爆

在“罗斯福”号事件背后,美国军政界之间的矛盾也已经引爆!

一名美国官员告诉CNN,莫德利不希望等到对航母事件的调查完成之后,再处理克罗泽尔,尽管海军作战部长海军上将迈克·吉尔迪(Mike Gilday)反对快速处理克罗泽尔。国防部长埃斯珀推迟了对莫德利决定的表态,而莫德利否决了吉尔迪的意见。

吉尔迪

不过,吉尔迪后来在一份简短的声明中公开支持莫德利的决定,解除克罗泽尔。

海军内部人士则称,调查实际上仍在进行中,预计将很快完成。吉尔迪上将会对调查的结论发表意见。

弗吉尼亚州民主党参议员蒂姆·凯恩(Tim Kaine)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莫德利的言论“完全不恰当,而且有失海军部长的身份……这些敬业的水兵理应从他们的领导那里得到更好的对待和尊重。”

显然,“罗斯福”号事件就像一颗威力巨大的炸弹。

克罗泽尔本有可能成为一位海军上将,但他为“罗斯福”号航母上那4000多名一线官兵避免感染病毒,“牺牲了”自己。莫德利的处理方式太过生硬,急于维护美军仍具有全球作战能力的“形象”。

莫德利知道现在与一线官兵的矛盾公开了,所以之前让“罗斯福”号前任舰长、候任海军少将卡洛斯·萨迪洛接替克罗泽尔。因为,解除克罗泽尔的职务必然会遭到“罗斯福”号航母成员的反对,只能靠把“老舰长”再派过去,才能压得住阵。

否则,说不定有可能会升级成一场“兵变”。

是谁下令解除克罗泽尔的舰长职务?是五角大楼,还是参谋长联席会议,还是白宫?

目前,还看不到答案。但是,此事件无疑会让美国军队中一线指挥官与五角大楼的文官系统产生一定的矛盾。

至于美军内部一些将领对白宫的看法,则更是微妙。

最初,特朗普上任白宫,军队力量曾是他想依赖的。从国防部长马蒂斯,到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都是退役将军。弗林因为“通俄门”迅速下课,接替他的麦克马斯特也是军方出身。

此后,又一位退役将军凯利接任白宫幕僚长。这时候特朗普与军方力量的关系十分“热络”。

但是,再看看现在,由于这些将军们行事严谨,性格多少有些直率,不像蓬佩奥这种“花花肠子”比较多。所以,最后都因为性格不合,而被白宫给解职了。

自此之后,看的越来越明白,国防部长人选从沙纳罕到现在的埃斯帕,都是与军队有联系的军火承包商的高层。说白了,白宫更喜欢的是那种能跟军队打交道的商人,而不是那些真正的军人。

再加上,这两年白宫因为军费和外交关系的考虑,仓促决定从阿富汗撤军,从叙利亚撤军,都让美国军队的指挥官们无所适从。他们更希望看到有长远眼光的谋划和战略部署。

Copyright © 2001-2019 dnk1.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