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吁“打破世袭”11年 “农家长子”菅义伟首相梦圆

万象 战略 2020-09-17 09:40

当地时间9月14日下午,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以337票当选日本自民党新一任总裁,将接替上月宣布辞职的首相安倍晋三。9月16日,菅义伟将正式出任日本首相。

从零开始

“我出生在大雪纷飞的秋田,是农民家的长子。”菅义伟在9月初的竞选演讲时说,“我几乎是从零开始。五十多年前刚刚到东京的我应该无法想象今天的自己,像我这样的普通人,只要努力也能立志成为首相。”

不同于安倍晋三出身于显赫的政治世家,菅义伟的父亲曾是日本侵华战争期间东北“满铁”职员,在日本战败归国以后回家耕地,将当地的草莓品种品牌化,打造了如今小有名气的“秋宫草莓”。

菅义伟18岁时便和几十个同学搭乘南下的火车,去到东京一家纸箱工厂打工。他在接受日本作家森功采访时谈到自己的“京漂”经历,繁重的体力劳动促使其重拾学业,辞去工作考入了私立大学中学费最便宜的法政大学,半工半读完成学业。他坦言,当时心中想着可能某一天还是要回到家乡,但慢慢领悟到这个世界是由政治驱动的。

大学毕业后,经法政大学前辈介绍,他成为时任众议院议员小此木彦三郎的秘书,这份工作一干就是11年。菅义伟国会议员网站信息提到,1987年他竞选横滨市议会议员,为了拉票每天跑300户人家,跑坏了6双鞋,曾在拜访时晕倒。最终,38岁的菅义伟当选横滨市议员,当时他立下座右铭“有志者事竟成”。

为推广“地方分权”的理念,菅义伟向国政发起挑战,1996年作为自民党成员首次当选众议员,迈入了日本政坛的中心舞台,之后8次当选。菅义伟早期在自民党的几个派阀中辗转,直到2009年完全脱离派阀,并呼吁“打破世袭”。他在此次自民党总裁竞选期间再次强调,若当选首相,人事安排不会考虑派阀的要求,未来“菅内阁”也会贯彻无派阀的理念。不会改变内阁人事局,但反对政府政策的干部“将被调走”。

日本宪政史学家、政治评论员仓山满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自民党总裁可以说是派阀联合政权下产生的,因此菅义伟在安排上不可避免地被派阀势力左右,不得不考虑对他提供支持的派阀利益。这一次,支持菅义伟的5个派阀其实是分裂的,菅义伟在组阁阶段会非常谨慎,猜测他现在可能已经在为此烦恼了。

据NHK报道,菅义伟在担任官房长官期间,经常推翻各个省厅部门的人事安排,打破中央权力机关的“排资论辈”惯例,很多人称他为“菅人事”。看上去像“和事佬”,但菅义伟也有强势的一面,日本政治评论家田崎史郎2017年在专栏中表示,财务省、经济产业省的官员之间流传着“不管哪个省厅干部都得看菅义伟的脸色行事”的说法。

安倍的“诸葛亮”

尽管菅义伟很早就被列为“后安倍时代”的热门接班人,他自己从未公开表露做首相的雄心,直至安倍辞职之后第二天才表明参选意向,忠心可见一斑。菅义伟比安倍晋三年长6岁,两人已有十多年的交情。NHK报道曾提到一个细节,安倍有时会亲切地称呼菅义伟“菅酱”,而菅义伟却一直尊称对方“首相”,并强调“主从关系不可破坏”。

“菅义伟是典型的参谋类型,他和安倍的关系就像是诸葛亮和刘备。” 京都大学法学研究科教授中西宽用三国人物来比喻两人,指出菅义伟上任后必定会继承安倍政权的政策和方针,但是他无法成为像安倍那样强势的首相。

“我和安倍晋三之间建立信任,是以朝鲜‘拉致问题’为契机。当时认为,这个人(安倍)将来会成为首相。”菅义伟说,2004年朝鲜客货船“万景峰”号要进入日本港口,日本因“朝鲜绑架日本人问题”禁止其入港,但无相关法律法规依据。菅义伟与时任官房副长官安倍的想法一拍即合,协力拟定相关法案。日本记者松田贤弥所著《影子权力者 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一书中记录了这段讲述。

在2006年自民党总裁选举中,菅义伟成为安倍后援联盟的核心成员,不依靠森派(现称细田派)势力拉票,而是以政策为旗号,以消除舆论对安倍身上浓重派阀色彩的偏见。安倍当选首相后,菅义伟首次入阁担任总务大臣。然而安倍当权仅一年便告病离任,菅义伟也未能在政坛大展拳脚,直到安倍“梅开二度”。

2012年自民党总裁选举中担任安倍阵营总负责人的甘利明告诉NHK,最初提出让安倍参选的是菅义伟,菅当时说“无论如何都想让安倍重返政治舞台,领导这个国家”。之后,甘利明、菅义伟、麻生太郎组成团队,为安倍竞选出谋划策,最终帮其逆风翻盘,菅义伟也因此成为安倍最信任的心腹之一。

历史再次重演,今年8月28日,安倍因病辞职。这一次菅义伟接过重托,将完成安倍剩余的1年任期至明年9月,“过渡政权”的说法在日媒报道中甚嚣尘上。对此,菅义伟5日在接受共同社采访时表示:“新政府不是临时的。应该有自信堂堂正正做事,这是面向国民负有的职责。”

仓山满分析,理论上来讲,菅义伟任期只有1年,但这并不意味着是“过渡政权”,自民党总裁从来没有顺从的先例。如果菅义伟把握住权力关系,巧妙运用策略和手腕,只要在众议院选举中获得胜利,就有可能成为强力首相继续执政。现在对于菅义伟来说,解散众议院的时机非常重要。

副首相麻生太郎13日称,新首相上任后可能会立即解散众议院。防卫相河野太郎近期表示,可能会在10月解散(众议院)。就此问题,菅义伟在9月9日朝日电视台的辩论节目中说:“我反复强调过,目前最为紧要的是如何对新冠疫情进行有效防控。而在这种状况下,我也多次重申不会解散议会。”

外交学院教授周永生认为,自民党维持着一党独大的形势,现在解散众议院举行大选,自民党应该还是会大获全胜,或者基本保持现有格局,菅义伟可有机会将短期政权转化为长期执政。但如果菅义伟在执政一年之后再解散众议院,可能暴露了他的一些缺陷,届时能否稳坐首相之位就很难说了。选择什么时机解散众议院其实也是赌一把, 只要举行大选就会变成一个大乱局,可能性比较多。

政治老骥、外交新手

菅义伟对于解散众议院的时间自有盘算,毕竟身处日本最高决策层近8年。一天平均进行20次会谈,会面人数超百人,上午和下午各召开1次例行记者会。这是菅义伟从2012年开始作为日本官房长官周一至周五的工作日常。《每日新闻》报道称,每日2次记者会的频率令许多外国记者感到惊讶,日本政治记者铃木哲夫说,菅义伟总是以“铁面”出现在记者会,但实际上很照顾大家,没有官腔。

菅义伟是日本在任时间最长的内阁官房长官,2016年7月7日,他的在任天数已经达到1290天,超过曾在森喜郎和小泉纯一郎内阁担任官房长官的福田康夫,刷新纪录。当天被记者问及感想,菅义伟谦虚地说:“完全没想到会干这么久,没觉得自己有多大的力量。” 事实上,他在日本税制改革、旅游振兴、冲绳美军基地搬迁等议题上都扮演着重要角色,特别是触及争议性议题,菅义伟总是冲在第一线。例如今年7月疫情反弹之际,安倍政府向全国推广“Go To Travel”旅游补贴计划,以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为首的许多政客以疫情为由纷纷反对,批评声不绝于耳,菅义伟则多次在记者会上强硬回应“按原计划推行”,尖锐指出东京感染者增加是东京自身的问题,力排众议推行政策,毫无妥协之意。

然而,这位政治老骥却是一个外交新手。“菅义伟在国际舞台的外交经验几乎没有,国际知名度较低,而且从掌握到的情况看,他个人的外交知识和能力不足。”中西宽指出,外交方面的空白是他的弱点之一。

菅义伟在选前记者会上回应质疑说:“外交延续性非常重要,安倍首相在外交方面做得非常好,我会坚持自己的外交态度。”一些外交事务将会适时与安倍协商。针对日本外交争端,他已经提出,希望在没有先决条件的情况下会见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以期在“朝鲜绑架日本人问题”上取得突破”。他还称将努力解决日本和俄罗斯之间围绕南千岛群岛(日本称为“北方四岛”)的领土争端。

就邻国关系,菅义伟在此前选举辩论中声明,希望推动与包括中国和韩国在内的亚洲邻国确立稳固沟通的外交。据韩国国际广播电台(KBS)7日报道,大多数专家预测,即使在菅义伟上任后,韩日关系也不太可能看到任何重大变化。不过有人推测,韩日今年年内举行双边首脑会谈的可能性有所增加。

日本宪政史学家、政治评论员仓山满对澎湃新闻说,关于中日关系,菅义伟还没有显现出明确的立场,“有人会提到菅义伟曾反对安倍参拜靖国神社,我认为他反对的理由并不是考虑外交关系,总体来说他和安倍的历史观没有太大差异,但他应该不会将个人想法体现在执政和外交方面。”

刘江永指出,去年G20峰会后,中日关系恢复到了正常发展的轨道,但是今年出现了一些变数,菅义伟如何来修复一些遗留问题,是严峻的考验。另外,美国大选结果也将左右日美关系,充满不确定性。

菅义伟已表明:“将展开以发挥功能的日美同盟为基轴的外交,和安全保障政策”。中西宽指出,加固日美同盟将是菅义伟政权稳定的重要支撑点之一。不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当选,构筑与美国总统的信赖关系至关重要。《华尔街日报》3日报道称,安倍近8年来致力于推动美日关系,他的离任将成为美日关系最大风险之一,尤其是目前两国还在谈判新的防务分摊协议,涉及美国驻日军费问题。安倍晋三8月31日在与美国总统特朗普通话时强调,将向下任首相要求保持日美之间的密切合作关系,即使日本新任首相上台之后,日美同盟的重要性也不会改变。

如何逆转经济颓势

9月8日,日本将第二季度经济增速由之前的萎缩27.8%修正为萎缩28.1%。这是自1955年以来日本经历的最大经济跌幅,主要原因包括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和去年的消费税上调等。在日本,消费税是影响经济的重要影响因素之一。安倍2014年将消费税由5%上调至8%,此举把日本经济拖入衰退,之后安倍将二次上调消费税至10%的时间推迟到了去年10月。日媒评论称,安倍两次任期内两次增税,反映出“安倍经济学”并未获得实质性成功。

对于消费税问题,菅义伟似乎立场并不坚定。据时事通信社12日报道,菅义伟曾在9月10日的电视节目中表示,鉴于人口的日益老龄化,未来一定时候再次上调消费税恐怕不可避免。然而仅一天之隔,他在11日的记者会上改口称:“安倍曾经说过,消费税差不多在未来10年无需上调,我的想法也是一样。”但他还是留有余地,称10年之后可能需要上调。《朝日新闻》12日报道称,菅义伟在提出上调消费税后,立即遭到在野党的批判,被指责此举将影响国民的生活以及中小企业的经营,因此他立即撤回了相关言论。

围绕经济政策,菅义伟在宣布竞选时就表明,将延续安倍经济学,强调经济增长重于财政改革。路透社11发布的一份民调显示,日本56%的企业希望由菅义伟出任首相,因为这些企业认为,至少在新冠疫情结束之前,不需改变现行刺激政策。在调查中,85%的公司认为,实施了近八年的“安倍经济学”利大于弊。

南开大学日本研究院副院长张玉来对澎湃新闻表示,企业盈利能力大幅提升”是安倍经济学三大成就之一,日企全行业平均销售利润率已经突破4.4,这是史无前例的水平。所以企业肯定希望菅义伟当选首相,以延续这种利好政策。菅义伟会继续推进“安倍经济学”,但是在新冠疫情和贸易争端的影响下,在金融领域已经“黔驴技穷”。

韩国国际广播电台分析称,菅义伟没有足够的信心承担承认安倍经济学失败后所带来的后果,自民党成员也知道他们会受到批评,所以不会放弃该策略,直到他们无法再隐藏经济政策失败为止。“菅义伟经济学”将沿着安倍经济学的方向增加一些新的刺激经济增长措施。

除经济颓势之外,新冠疫情反弹,“修宪”中断、东京奥运会举办与否……一系列棘手问题摆在日本眼前,菅义伟肩负重担。

Copyright © 2001-2019 dnk1.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