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威胁出动现役军队“平叛” 将进一步激发民愤

万象 战略 2020-07-01 04:15

美国总统特朗普6月1日在白宫发表讲话说,敦促各州州长采取有力措施镇压席卷美国各地的抗议活动,否则他将出动军队平息暴力事件。

6月1日,在美国纽约,几名行人走在宵禁后的大街上。蔓延全美国的反种族歧视抗议活动和暴力冲突6月1日进入第七天。纽约州州长科莫1日宣布纽约市从当晚11时至次日5时实行宵禁,警力从前一晚的4000人增至8000人。在宵禁开始前,曼哈顿和布鲁克林区都出现抗议游行。新华社 图

他敦促“市长和州长必须建立压倒性的执法存在,直到暴力被平息为止。”“如果城市或州拒绝采取必要行动捍卫本地居民的生命财产,那我将部署美国军队,尽快替他们解决问题。”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孙成昊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指出,如果特朗普派联邦军队镇压,继续采取以暴治乱的处理方式,无疑将进一步引发更大的民愤。

孙成昊指出,特朗普的这种言行反映出他并不是一个能够在美国危机时刻挺身而出担当责任的总统,这一点已经体现在新冠肺炎疫情之中,黑人之死而导致的暴乱则再次体现了这一点。

“2020年对特朗普执政有两次大考,一次是疫情,一次就是这次的黑人之死。而这两次考试可以说特朗普都失败了。”孙成昊说。

《叛乱法》为特朗普派军队镇压提供依据

5月25日,美国明尼阿波利斯市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遭警方膝盖扼颈,随后死亡。一周内,因此事引发的抗议示威和暴力事件席卷美国数十个州。为了应对持续升级的抗议和暴力活动,美国许多州都已经抽调国民警卫队协助执法。据报道,目前有超过1.7万名国民警卫队员在23个州支援州和地方执法部门。

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现役军人被派遣应对愈演愈烈的抗议活动。此前有美国官员称,来自几个基地的数百名宪兵奉命做好准备,只要明尼苏达州州长提出请求,他们就将前往当地支援。

美国法律禁止联邦军队在国内执法,不过1807年制定的《叛乱法》(Insurrection Act)为总统动用军队处理国内事务提供了例外。这项法案授权美国总统可以调动军队“镇压任何州的任何暴动、国内暴力、非法聚集或串谋”。

根据美国国会研究服务中心(CRS)的一份报告,自1807年美国国会批准《叛乱法》以来,美国政府已经数十次援引这项法案动用联邦军队处理国内事务。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黑人民权运动兴起发展之际,美国政府曾频繁援引这一法案动用联邦军队制止种族暴乱。包括1967年的底特律大暴乱,以及1968年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遇刺后引发的全美骚乱。

美国政府最近一次援引《叛乱法》是在1992年,当时一个陪审团裁决殴打一名非洲裔美国男子的四名洛杉矶警察无罪,随后洛杉矶爆发大规骚乱。为了平息洛杉矶大骚乱,美国政府动用了4000余名联邦军队士兵镇压。

据国会研究服务中心报告,只有在州立法机关申请此类援助的情况下,联邦政府才能派兵镇压叛乱。1992年联邦军队就是在加州州长的请求之下出动镇压的。

2005年卡特里娜飓风灾害发生之后,由于担心在自然灾害发生后法律和秩序崩溃,“法定要求”的规定可能会限制联邦军队提供有效援助的能力,美国国会2006年曾提出修正案。但在州长们的反对之下,这一修正案被废除。

不过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援引得克萨斯州大学法学院教授史蒂芬·弗拉戴克(Stephen Vladeck)指出,即使州长不提出请求特朗普也能够向州派出联邦军队。这一法案规定,如果总统判断某个州的形势使得美国法律不能执行,或者公民的权利被剥夺,则总统就能够动用联邦军队干预。

史蒂芬·弗拉戴克指出:“从历史和实践上看,(来自州的)这种请求在总统动用联邦正规部队执法中并不是一个必须的先决条件。”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黑人民权运动时期,德怀特·艾森豪威尔、约翰·肯尼迪都曾不顾州的反对动用联邦军队。在1957年的小石城事件中,艾森豪威尔总统曾派遣精锐部队101空降师封锁校园,护送黑人学生。

5月31日,民众手持标语在美国芝加哥示威抗议警察暴力执法。新华社 图

若特朗普派军队镇压恐将激化紧张

特朗普动用联邦军队镇压抗议活动的威胁遭到了民主党人的抨击。他的民主党竞争对手、前副总统拜登在推特上指责特朗普“用美国军队对付美国人民”。

已经退选的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参议员卡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则痛斥特朗普6月1日的演讲“不是总统之言,而是独裁者言论。”

而俄勒冈州民主党联邦参议员罗恩·怀登(Ron Wyden)则称特朗普当天的讲话是“法西斯演讲”,他指责特朗普是向美国公民发表战争宣言。

如果特朗普动用联邦军队,这将是1992年洛杉矶骚乱后美国首次在境内动用现役军人在社会动荡期间维持和平。观察者认为,如果特朗普援引《叛乱法》动用联邦军队,不仅无助于平息事态,而且势必将激化示威者与政府之间的紧张。

孙成昊认为,特朗普没有去想办法解决冲突背后的贫富分化,少数族裔在教育、医疗资源卫生上的不平等等结构性因素,而把所有人都当作暴徒对待。

“这种不加区分地把和平抗议人士和暴乱分子混为一谈的方式,很容易把一些温和派及中间派,包括一些本来同情政府的人士推向暴力的一派,”他警告说。

特朗普在1日的白宫讲话中表示,当晚开始将有“数千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军事人员以及执法官员”在首都华盛顿严格执行宵禁。而据《今日美国报》报道,就在特朗普讲话之后不久,军用直升机、车辆和军事人员1日晚间已经现身华盛顿街头。

由于华盛顿特区并非一个州,特朗普可以不用援引《叛乱法》而直接部署现役军队,但不能执行逮捕、拘留抗议者等执法任务。史蒂芬·弗拉戴克教授指出,“此举不同寻常,但并非闻所未闻。”但是如果特朗普想要让现役军队执行民事执法部门的任务,则必须动用《叛乱法》的授权。

华盛顿特区市长鲍泽(Muriel Bowser)在评论特朗普威胁动用现役军队时表示“我不认为现役军队应该被用来在美国街道上对付美国人民。”

《华盛顿邮报》援引美国西点军校前法学教授盖瑞·索利斯(Gary Solis)的观点说,《叛乱法》的确给予行政当局广泛的权力调集联邦军队恢复各州的秩序,但如果特朗普现在就援引这一法案,州及地方官员可能“竭尽全力阻止联邦军队进入”。

特朗普的威胁遭到伊利诺伊州州长普利兹克(JB Pritzker)的反对,他在接受CNN采访时说,“事实是,总统创造了煽动性的时刻。”

“他想从疫情应对失败上转移话题,这是他悲惨的失败。现在,因为乔治·弗洛伊德遭受不公而出现动荡,他想抛出另一个话题,转身成为法律和秩序的总统。”普利兹克说。

纽约州州长德鲁•科莫(Andrew Cuomo)也对特朗普动用联邦军队的威胁表示反对。他表示具有“破坏性的”示威者只是一小部分,并且和抗议者混在一起。科莫批评说,特朗普“号召美国军队对抗美国公民”。

Copyright © 2001-2019 dnk1.com 版权所有